首页 > 书库 >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明末之奴隶的咆哮 小说 直人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直人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

历史连载中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为石公好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陈信面沉如水“扎克丹”。 大猫立刻走进来“大人”。 看着最早跟随自己的大猫,陈信心中狠狠一抽,脑海中又想起了海狗子“大哥,大哥”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8 00:05: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为石公好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陈信面沉如水“扎克丹”。 大猫立刻走进来“大人”。 看着最早跟随自己的大猫,陈信心中狠狠一抽,脑海中又想起了海狗子“大哥,大哥”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免费试读

陈信面沉如水“扎克丹”。

大猫立刻走进来“大人”。

看着最早跟随自己的大猫,陈信心中狠狠一抽,脑海中又想起了海狗子“大哥,大哥”的叫声。

柔声说道“还是继续叫我大哥吧”。

大猫的眼睛有些湿润“这里是军队,我们不能给你添麻烦,我们应该早日跟随你完成革命,而不能在这些问题上给你拖后腿”。

陈信默然,大猫说的没错,军队是最容不得私情的地方,任何的不庄重,都会给别人带来不好的影响。

不再强求,陈信命令道“下令让韩大带着卫队上街执法,别人我管不着,但是我麾下的人,但凡敢做出抢劫、强奸等恶行的,就地正法。”

大猫有些迟疑了,提醒道“大人,这是金国的传统,咱们强行约束,下面可能会有不满啊。”

陈信坚定道“我知道,从努尔哈赤起兵开始,金国就一直以抢劫为生,但是纵兵抢劫最是败坏军纪,咱们革命是为了推翻野蛮的金国,不是为了跟着他们为非作歹。现在我们力量不够,暂时委身敌营,但终有一天,我们要反抗,要自立,所以,现在起就要抓住一切可能改造所掌握的军队。”

陈信知道,对这帮子沾染着大量后金恶习的军队,必须以雷霆手段镇压,否则,小打小闹是无法改变整个一只军队精神面貌的。挥挥手,让大猫下去传达命令“有不满的,就让他不满去,有能耐就调走,没能耐就忍着,谁敢犯了我的规矩,就叫他吃我一刀。”

“伤员们怎么样了?”陈信强行提起精神,关心起了这次的伤员。

大猫想了一下道“伤员全都是达春小队的人,现在由他亲自照顾,需要我把他叫来吗?”

陈信摆了摆手“算了,你直接带我去伤员那里吧。”

想了想达春最近的表现,小声问大猫“你觉得达春怎么样?”

“大人的意思是,想把他拉进来?”

看见陈信点了点头,大猫想了想道“他也是跟着他们部落头领脱离蒙古草原,来到金国的,而且他很佩服大人你,其他的就没看出来了,需要我去探一探他吗?”

陈信若有所思“不用了,我去和他谈,这事情不能急,要徐徐图之,先去看看伤员们。”

“大人这边走。”大猫当先引路。

伤员们都是因为没穿重甲,被鸟铳打中的。

铅弹虽然不大,但是却对人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虽然都不是什么立刻致命的部位,但是也他们必死无疑,哪怕熬过了大失血这一关,还有这个时代无法解决的铅中毒问题呢。

要知道哪怕到了二次大战,抗生素大量普及之前,伤员的死亡率也高的吓人。

幸好陈信有金手指在手,医疗终端虽然每次只能治疗1个人,但是架不住它治疗功能足够强悍。只要能量足够,救治濒死的重伤员也没问题。

但是陈信不能表现的太夸张,这里还是敌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于是陈信开始装模作样的做手术,挨个的取出铅弹,剜出死肉,让医疗终端连接被打断的小血管,然后稍微促进一下伤员伤口的生长,最后包扎起来。

午夜之前,陈信终于忙完了,开始给照顾伤员的人交代起各种注意事项。

在达春和他手下蒙古兵们崇拜的眼神中,陈信的心情终于好转一些。

···分割线···

因为是战时,随时可能要出发,所以海狗子和另外两人的葬礼只能一切从简,匆忙间就决定当晚举行,陈信和麾下除了伤员外的所有人都参加了葬礼。

大家一起抬着三顶棺木缓慢而沉重的来到城外,在一片有山有水的平地之上,众人搭建了三个祭台。

与牺牲战士相熟的人,一一上去道别。

最后陈信为苗景辉盖上一面鲜红的旗帜,小声的喃昵道“苗景辉同志,我们中华革命同盟未来的旗帜就是红色的,现在他还没有任何图案,但是,我相信,随着我们革命事业的茁壮发展,他必定会逐渐丰富起来。现在,我为你披上我们中华革命同盟的第一面旗帜。”

犹豫了一下,也为另外两个死去的战兵盖上了红色旗帜。

“你们虽然没有加入中华革命同盟,但是你们也是因为我的命令而送的命,你们也可以算是为我们的事业而死,我正式接纳你们为中华革命同盟的正式成员,未来香火供奉,也有你们一份,安息吧。”

亲手点燃了整个祭台。

然后在陈信的口令声中,18个老弟兄组成3排,依次鸣枪。

陈信回到队列大喝一声“敬礼”,众人一起以右手捶胸,这是陈信确定的内部军礼。

三分钟后,“礼毕”,大家一起放下拳头。

所有人都非常的悲痛,不光是因为战友的牺牲,更因为自己等人竟然无法为牺牲的战友找到一块安静的墓地。

此时大家身处朝鲜,现在义州是被占领状态,当然可以随便找地方下葬,但是未来一旦金国撤出朝鲜,那苗景辉同志的墓地,岂不是要被破坏。

所有人都不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商议过后,陈信决定,火葬。

把苗景辉同志的骨灰带在身边,等未来找到一块完全属于自己人的土地,再下葬。

看着苗景辉同志逐渐被大火吞噬,陈信强忍着,不愿意哭出来。

“我答应过你,从今以后,不会让人看到我的哭泣,我说到做到,你不是爱听我唱歌吗,我最后再给你唱一首。”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淹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兴亡谁人定啊,盛衰岂无凭啊。

一页风云散啊,变幻了时空。

聚散皆是缘哪,离合总关情啊。

担当生前事啊,何计身后评。

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声。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

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苍凉而荡气回肠的历史咏叹歌曲中,火光映射在陈信脸上,却显得非常狰狞恐怖,仿佛一只择人而噬的猛虎。

此时站在陈信身边,能够看到他脸色的人同时想到一句话。

“虎出山,血染半边天。”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 免费阅读章节

《明末之奴隶的咆哮》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