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尸巫诡局》巨虫尸巫txt下载 GAY吧 尸巫诡局女体化

尸巫诡局

灵异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宣夜说原创小说《尸巫诡局》,主角是刘玉璐,索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我继续翻了翻土炕上的东西,再也没有了收获,只好陪着刘玉璐坐在院子内,等着太阳升起来。 刘玉璐仿佛也相信了我的话,知道太阳升起,面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12:05: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宣夜说原创小说《尸巫诡局》,主角是刘玉璐,索索,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我继续翻了翻土炕上的东西,再也没有了收获,只好陪着刘玉璐坐在院子内,等着太阳升起来。 刘玉璐仿佛也相信了我的话,知道太阳升起,面

《尸巫诡局》免费试读

我继续翻了翻土炕上的东西,再也没有了收获,只好陪着刘玉璐坐在院子内,等着太阳升起来。

刘玉璐仿佛也相信了我的话,知道太阳升起,面前已经没有意识的爸爸将会彻底死去,又开始哭了起来。

等到天边亮起金黄色,白毛僵尸再也不打圈了,求生的本能让它开始朝着屋子挪动,哪怕大黑狗一直威吓它,也开始阻拦不住它的脚步。

我手里拿着木棍子,对着刘玉璐道了声歉,猛地一棍子打在白毛僵尸的腿弯处。

“你干什么!”

清脆的声音立刻响起,刘玉璐立刻明白过来我为什么道歉,猛地扑了过来,想要夺下我手里的木棍子。

我左手拽住她的胳膊,这么一个小姑娘根本挣脱不了我的手臂,右手则拿着木棍子,在白毛僵尸继续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又被我一棍子旋在了胳膊肘上。

刘玉璐尖叫了一声,无法挣脱,竟然龇起小白牙,朝着我的手腕狠狠咬了下去。

“我草,你属狗的?”

我忍受不住手腕的钻心刺痛,一下松开左手,看了看白毛僵尸手臂弯曲趴在地上,而阳光即将泼洒,立刻松了木棍子,拦腰抱住刘玉璐。

在她的哭嚎声中,没有高楼大厦遮拦的阳光终于透过薄薄的晨雾,照到了这间院子。白毛僵尸在被阳光照到身上的瞬间,立刻在喉间发出凄惨的闷呼,翻滚了两下之后,浑身白毛不断消退,露出干黄发白,有些囊肿的皮肤,不再动弹。

它仰面朝天,七窍之中冒出一股黑气,被温暖的阳光消散的无影无踪。我这才放开抱着刘玉璐的双臂,揉着被咬出血印的左手腕,看着她扑在了刘老实的尸体上。

被刘玉璐哭号引来的村民此刻出现在门前,让我松了口气,否则真无法解释了。

刘老实的人缘不错,而且只有刘玉璐一个闺女,所以村民自发的帮助她把刘老实下葬了。我有心去追线索,但是不忍看着哭成泪人般的刘玉璐独自一人,所以还是稳下心来帮忙。不过却有一个意外收获,这些村民都以为我是刘玉璐的男朋友,对我颇为照顾,并且问东问西,让我哭笑不得。

足足忙到天色渐晚,在一名自称是刘老实好朋友的农户家里吃了晚饭,这些事才算告一段落。刘玉璐精神体力全部透支,我劝她在这家农户歇息一晚,而我去那个富户家里面看看。

带着农家的大口径电池手电筒,我告别了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刘玉璐。农户大爷很是热情,说一定给我留着门,让我回来住,我推脱不得,只好客套着答应了下来。

目标那家富户并不是本地人,而是在几年前搬到这里,一对中年夫妇,但是没有看见过任何子女来过。刚搬到这里的时候,直接买了一套与刘老实家正好相对的另一个村头空了好久的院子,之后他们可以说是挨家挨户的打过招呼,出手大方,邻里街坊的相处很融洽,虽然从来没见过他们出去打工,也没有庄稼地务农,但是一只不缺钱花。

这点很奇怪,虽然一些富人愿意搬到农村新鲜一阵,但是常住的却几乎没有。因为什么都不方便,只适合暂住。而这对中年夫妇虽然有蹊跷,但是善良的村民多多少少都受过他们的恩惠,并且每家有红白事他们必到,也就没人去追究这个了。

这却十分吸引我的注意,物有反常必为妖,这对中年夫妇有问题。

农村娱乐项目不多,所以一到晚上,很少有人在外面闲逛,基本都是闭户看看电视,然后睡觉。我走在昏暗的土路上,琢磨着等会到了他们家,是敲门呢,还是偷偷的查探一下?

转过一个墙角,我隔着一条土路,站在了那家富户的院子门前。刚刚七点多钟,正是晚饭和看电视的时候,很少有这个点钟便睡觉的人,可是那家富户,大门紧闭,院子里也没有丝毫灯火,甚至一丝人气都没有。

我悄悄的走到墙边,吐了口吐沫,跳起来双手扒住墙头,探头看了看院子内。

三间瓦房,并无灯光。极为安静,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我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在中午不经意的听一个农妇嘀咕了一句,貌似是好几天没见过这对中年夫妇了?

正在我犹豫着是否**进去的时候,在靠近大门的位置,靠墙处有一个好像狗棚的窝棚,突然传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铁链子的碰撞声。

难道这家里养了狗?

我侧过头看向那个位置,只见一个如同人一样的黑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朝着我爬着的墙头慢慢挪动,但是仅仅移动两三米距离,便立刻被一股外力拉扯的差点摔倒。

与此同时,低级僵尸特有的恶臭迎面扑来,我立刻变了脸色。

僵尸?

我再也顾不得是否会打草惊蛇,立刻打开手电,强光直对着人影所在的狗棚照了过去。

目测三十多岁的年纪,惨白的脸上带着农家特有的粗糙干黄,瞳仁已经变了绿色,在我的手电光照射下眯成一条缝,有些慌张的躲避光芒。浑身的衣服破破烂烂,但是仔细分辨还能认出是牛仔衣服。四肢僵硬,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白毛横生,但是尾端开始发黑。一根手腕粗的铁链子拴在他的腰间,另一头伸进狗棚里面。

又是一只白毛僵尸,并且快要成黑毛的了。

这家人真有意思,也胆大包天,竟然养一只僵尸看门?

不过貌似家里真的没人,如果有人的话,我的手电晃动,按理说已经该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琢磨了一下,我**跃进院子,抖了抖身上的泥土,不去管那只闻着我的血味为慢慢移动的僵尸,快步走向院子里面的瓦房。

没有上锁,我顺势在窗台下抄起一把铁锨,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整个屋子没有一丝生息,安静的如同在坟墓之中。我打起精神,随着手电移动目光。

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哪怕土炕上连炕席子都没有,只有光秃秃的泥坯子。三间房全是如此,一点痕迹都没有。

我摸了摸土炕边缘的瓷砖炕沿,收回手指看看上面的灰土痕迹,证明这间屋子最少有几天没人住了。

四处搜索了一翻,没有任何线索和东西留下。院子里也没有地窖之类的东西,唯一留下来的,就是狗棚,还有狗棚里面住着的僵尸。

《尸巫诡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