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捭阖江湖》捭阖江湖事,文成耀古今。 字母文 捭阖江湖免费试读

捭阖江湖

武侠连载中

《捭阖江湖》为钱五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秦起再无多想,帽子朝灵武扔去,自己像是帽子影子一般跟着,灵武把头一撇躲过去了帽子,秦起趁机在他手腕处重重一点,灵武只觉右臂一麻,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06:09: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捭阖江湖》为钱五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秦起再无多想,帽子朝灵武扔去,自己像是帽子影子一般跟着,灵武把头一撇躲过去了帽子,秦起趁机在他手腕处重重一点,灵武只觉右臂一麻,

《捭阖江湖》免费试读

秦起再无多想,帽子朝灵武扔去,自己像是帽子影子一般跟着,灵武把头一撇躲过去了帽子,秦起趁机在他手腕处重重一点,灵武只觉右臂一麻,使不出力气,郑冰雪便摔倒在了地上,咳嗽个不停。

“雪姐姐,你没事吧。”秦起道。

“我没事,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在座的都想要你性命,赶快走啊。”郑冰雪推着秦起离开。

“灵堂主,刚才还相谈甚欢,我门人弟子刚到,你就下这般狠手,可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啊。”赵月华道。

“赵副门主责怪的是,方才是在下鲁莽认错了剑,向赵副门主和这位女侠赔罪,多多担待,正所谓祸不是祸福自至,《捭阖秘诀》这不是主动送上门来了嘛,还要恭喜赵副门主啊。呵呵呵......”灵武笑声中充满了诡异。

“还为时过早吧。”赵月华提防着其他人。

“我只感觉到在梁上有一股内力存在,没想到在不起眼的角落竟然还有一人连我也感知不到,神功原来如此厉害,呵呵呵呵......”灵武又一阵狂笑,左手一甩,关上了客栈的门,封了秦起的退路。

“雪姐姐没事就好,我在这个世上只有雪姐姐一个亲人,怎能见死不救?雪姐姐只需保护好自己。”秦起道。

郑冰雪见秦起眼中多了许多的坚定,心中莫名的对秦起多了一种信任,便退到一旁。

“梁上的那位也下来相见吧,在暗处算什么英雄好汉。”灵武担心那人暗中偷袭,便喊道。

一袭黑衣跟了秦起好几天了,一直在他附近,不动声色的跟着,秦起自是不知。在这客栈之中,也不找个座位,就喜欢梁上,看得整个客栈清楚,拿着一壶酒悄声坐着,观察着楼下的动静,被发现之后,不得已下来。

黑衣翩翩,缓缓落下,悄无声息的立在了地上,手上还不忘带着那壶酒,原是一位少年,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身上散发出一种沉稳老成的气质。

“恕老夫眼拙,不曾识得少侠,还请少侠怎么称呼?”灵武问道。

“在下并无名气,也无师门,只身一人,无需知道。”黑衣少年道,语气中似有轻视灵武的意思。

“哦?少侠还请在旁歇着,不要插手我们之事。”灵武感受到少年的内力不弱,似有忌惮。

“我平生最爱看戏了,你们自便。”就近找了个板凳坐下,喝着酒。

“那最好不过了,”灵武转身对着秦起,“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大遍个江湖都翻遍了没找到你小子,没想到主动送上门了,看来这是上天要让我得到这捭阖神功啊。速速留下秘籍,我还可考虑饶你一条性命。”灵武道。

秦起只听王大金提起灵武,这一见果然如所说一般,为人狡诈,手段毒辣,看来需要小心才是。

“不就是本秘籍嘛,有本事就来拿呀,”秦起想先震慑住他们,“不过方才见到你这个老东西看到风花剑如此紧张,怕不是心中有鬼?”

“你这个小子,老夫行的正,坐得端,心中坦荡着呢,你小子要是再乱胡说,我就替你老子好好教训教训你。”灵武心中自是紧张了一下。

“那古屋之事,真让人好奇发生了什么。”秦起故意道。

“你小子废话少说,赶紧留下秘籍吧。”说完便要动手,灵武害怕秦起在此传了出去,想要先废了秦起,至少让他不能开口。

那黑衣少年弹起桌上一根筷子,便如箭一般射向灵武,灵武听声撤回身子,只见筷子从灵武和秦起之间紧紧实实插进了墙中。

“你小子不是不插手吗?”灵武指着黑衣少年道。

“我说了吗?我只是说喜欢看戏,戏还没演一半,你怎么就不让人家说下去呢?真是扫了我的雅兴。”黑衣少年道。

“那老夫就先处理了你,再来收拾那小子!”灵武飞身到了少年身边,便动起手来。

秦起看此机会,正想和郑冰雪告别逃走,却又被宗稗子给拦住了道,“小子,还是乖乖交出秘籍,贫道保你不死,说到做到。”

“你这个臭老道,不好好在山中修炼,跑到这里也争这秘籍,难不成逍遥派改换山门了?”秦起道。

“你危害江湖,贫道为了江湖众生,定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想逍遥派非觞子一心修仙,武功也已大成,没想到你这老道戾气如此之重,实属逍遥派不幸!”秦起重复着王大金告诉他的话。

“你!你小子满嘴胡话,灵门主说的果然没错,对付你小子就得直接干!”宗稗子被秦起气得失去了仙风道骨的风度,甩起拂尘冲向秦起。

秦起看到拂尘竟如钢针一般直逼自己,若是被刺中,身体定开了数百小洞,秦起并不慌张,出拳相对,宗稗子看到甚是不解道,“想要用拳头对抗我的拂尘,真是笑话,既然找死,我就送你一程。”秦起撇嘴一笑,拳化推掌,右腿往前扎了一个马步,掌背重重的打在了宗稗子的肋骨,让宗稗子后退了两步。

“这小子用的是什么武功,如此奇怪,还好内力不强,要不然我这肋骨非得断掉不可。”宗稗子思忖道。

“这小子功力似乎长进了不少,身法也变得如此奇怪,你可知是何武功?”赵月华问郑冰雪道。

“弟子不知,从所未见。”郑冰雪摇头道。

“刚才是我大意了,接下来你可要小心了。”宗稗子摆好姿势。

“谁小心还不一定呢,我要把你这把老骨头好好的疏松一下。”秦起速度快了起来,围着宗稗子边转边打,宗稗子站在原地也只有应付的功夫,毫无进攻的机会。秦起却也伤不了宗稗子,双方交缠在一起过着招。

石冷君和郑冰雪拔剑向前提了一个身位,想要上去参与战斗,但被赵月华拦住了,“冷静点,我们等他们打个差不多,坐收成果。”石冷君只是担心秦起被别人拿下,想要着急为山门立功,而郑冰雪则一脸担心秦起,想要上去帮忙。

“我上去是想对抗那小子,雪师妹是要帮他吗?”石冷君道。

“要是《捭阖秘诀》被别的山门拿走了,对我们也是不利,带着秦起一起走,再问他要来秘籍不迟。”郑冰雪也不看石冷君,只是盯着秦起道。

“好了别吵了,雪儿说的有理。”赵月华正欲帮助秦起对付宗稗子之时,客栈大门被推开了,又闯进来一拨人,正是水火帮听到消息,赶了过来。

客栈内一时间全都是人,个个摩拳擦掌,拔剑出刀,摆好了姿势准备着打斗,可打斗也只两处,四人而已。

打的不可开交的还有黑衣少年和灵武,两个人打了一时间竟打出了一个擂台似的空间,周围的桌子凳子全都被踢飞,两人就在那一来一回打着。

“这小子年纪轻轻,武功实在不低,不知是何来路。”灵武思忖道。

黑衣少年似是看穿了灵武的想法道:“你这个老东西是想看我的看家本领罢,就算我使出来你也不一定知道。”

“哦?是吗?你小子还是尽早使出来,不要等到老夫发力之后,你没有了机会!”灵武功力增了几成,身体似是着火一般,一股热气蒸腾而出,浑身也变得坚硬起来。

秦起瞥见,心想,“这就是《律通心法》更高程度的内功吗?果然厉害。”

黑衣少年貌似对灵武的武功很是了解,也不慌张,趁机又喝了一口酒,也使出了看家本领,两个人像是两团火焰在打斗一般,一红一黑,时而分居两侧,时而交缠在一起,时而上下分层,他们只管专心打斗,在外人看来简直是神仙打架。

“这少年功力如此之高,却也看不出是哪个山门的武功。”赵月华看得清楚,江湖经验也很丰富,还是看不出是何武功。

黑衣少年和灵武运功对掌,双双往后退了三步,各自没事。

“你可认得我的武功?”黑衣少年道。

“你小子年纪虽小,武功着实不低,老夫深居堂中,对江湖之事知之甚少。”灵武辩解道。

“不知就是不知,哪来的这么些理由。”黑衣少年咄咄逼人道。

黑衣少年的武功客栈之内怕是无一人知晓,这少年不是别人,姓张名特,张象后人是也,仁侠堂只在江湖上十多年,便消失了,客栈内之人尽皆后来人,自是不知张家武功,绝影煞也只是在江湖上留有影迹,自是很少有人知晓,张特便是绝影煞少主,自小混迹江湖,对江湖之事甚是了解,武功修行也是极高。

“老夫再来领教,不出百招,定把你打倒在地。”灵武肩膀一抖,步伐往外划着弧,手中招式酝酿不断,气势恢宏。

“多年来也未曾好好活动了筋骨,这下可以好好活动一下了。”张特放下酒壶,脚步后撤,双臂摊在身前,等待着灵武的进攻。

再看秦起,形意拳已经被他运用自如,各种招式切换,宗稗子根本不知接下来的套路,招式变幻似有千种万种,摸不到规律,宗稗子着急了,用力运气,衣服、胡子和拂尘都像是被体内的一股风吹散四周,把秦起给震了出去。

“你小子招式如此奇怪,可惜内力一般,待我取你性命。”拂尘重新化为钢针,刺向正在倒地的秦起。

秦起看着拂尘朝自己逼近,近得可根根数清,反应稍迟,心想还没送完信物,下到九泉也无脸面对爷爷,却也无力可施了。突然,风华剑剑声轻盈,和空气摩擦发出轻微的清脆声音,随后挑飞了宗稗子的拂尘。

“弟弟,你没事吧。”郑冰雪实在忍不下去,决绝的出手救下了秦起。

“你们绣女坊是要和这小子一起是吧?”宗稗子怒道。

“你把他打死了,秘籍去哪里找去?”赵月华反问道。

“既然如此,

《捭阖江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