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贤王养妃》贤王傻妃 穿越文 贤王养妃娘受

贤王养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贤王养妃》由乖乖文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秋玥,宫瑞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秋玥儿慢慢的沿着游廊闲逛,越往里走能看到的成片锦鲤越多,若是胳膊没受伤,秋玥儿很想找个网捞鱼玩玩。 接近亭子时,秋玥儿抬头往那边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18:05: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贤王养妃》由乖乖文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秋玥,宫瑞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秋玥儿慢慢的沿着游廊闲逛,越往里走能看到的成片锦鲤越多,若是胳膊没受伤,秋玥儿很想找个网捞鱼玩玩。 接近亭子时,秋玥儿抬头往那边

《贤王养妃》免费试读

秋玥儿慢慢的沿着游廊闲逛,越往里走能看到的成片锦鲤越多,若是胳膊没受伤,秋玥儿很想找个网捞鱼玩玩。

接近亭子时,秋玥儿抬头往那边看,“翠柳,亭子里是不是有人?”

低头跟在秋玥儿身后的丫头听到秋玥儿的话抬头看向亭中,“回姑娘,是主子在。”

“云公子吗?那刚好去‘道个谢’。”秋玥儿嘴角微弯,害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没人性的冷血男人,看到剑刺过来竟然自己躲开,让她这个弱女子受伤,哼!

昨天一直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只担心自己别流血死掉了,根本没来得及跟这个男人算账,不过昨天那架势,秋玥儿还真不敢跟他算账,人家一个不顺眼,直接砍了她的可能都有,今天嘛,有没有那个胆?再说。

“主子,好像是岳公……岳姑娘。”宫瑞渊武功远在他们之上,肯定早就知道了,不过阎六还是尽责的禀报一声。

宫瑞渊眼帘动了一下,视线依然在湖中的鱼儿身上。待脚步越来越近,秋玥儿抬脚跨进亭子,宫瑞渊抬眸。

肌肤如雪,眸如墨玉,唇似花瓣,青丝如瀑!

身材纤细,却已玲珑有致!

少女的纯净,女子的娇媚,几分无辜,几分慵懒,不经意的融合,致命的诱惑!

看着这样的秋玥儿,宫瑞渊眸色暗了一下。只一眼,不需查探,眼前女子的身份绝不会简单。而且,眼前女子有那么些熟悉,在哪见到过?

京城大家族中的女子都很少有这种气质的女子,那么,她到底什么身份?之前以为她身份再贵重也不会让他这个贤王放在眼中,留在身边有用就好,此时……

宫瑞渊不想留一个麻烦的人在身边,秋玥儿身份肯定不比自己贵重,不过若是京中哪位官员的子女,于现在的他还真不知是好是坏。

贤王在西北只手遮天,在京城却不然,他只是一个安份的贤王。这些年私底下各种运作,不过西北的发展还是有限,他不会留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人物在自己身边,除非查清秋玥儿的底细……

“云公子好有雅兴,这是在喂鱼儿呢?”秋玥儿笑容淡淡,话语柔柔,女子的声音,清脆纯净,软糯好听。

阎一和阎六也有些被眼前女子的容貌和气质震到,昨日花猫般的人儿竟是这样……出尘脱俗。也同样觉得有些眼熟,不过一时想不出来。

在寺庙那日,宫瑞渊虽然近距离看到了秋玥儿,不过那时屋里一片漆黑,看得并不真切,而阎六点了蜡烛之后,秋玥儿一直缩在床的里侧,被子和披散着的头发遮挡住大半张脸,再加上几人没有过多关注她,所以印象并不深刻,现在一时想不起来也算正常。

出尘脱俗?秋玥儿若是知道他们想法,肯定会怒斥一声:扯淡,这都是装出来的,她就是一俗人。

宫瑞渊抬眸看向秋玥儿,面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真没想到岳公子竟是岳姑娘。”

“呵呵~我一个女子出门在外,若是不伪装一下肯定不安全的。”秋玥儿干笑一声,看着眼前这个坐在软椅上,无形中气势压制一切的男子,那隐隐的尊贵,让秋玥儿不敢小觑。刚刚心中还带着些许找他算账的想法,此时早不知怂到哪去了。

宫瑞渊看了她一眼,也不问她为何一个女子单独出门,嘴角微勾,“确实,不知岳姑娘出自哪家?”手中的鱼食不紧不慢的投递到湖中,引来一群鱼儿的争抢。

秋玥儿垂眸,“我不想骗云公子,所以,不方便告知。”

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丞相府,她很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跟京城那个府中的人断开关系。

意料之中!

“岳姑娘不怕我派人去查?”宫瑞渊挑眉。

“随便,不过云公子怎会对我一个小女子感兴趣?”等你查出来我早就逃得远远的了,而且眼前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多管闲事的那种人,肯定不可能把自己送回丞相府。

“若是我对你那一手算账的本事感兴趣呢?”宫瑞渊清清淡淡看着秋玥儿。

秋玥儿有些意外,现在有些好奇这个云公子的身份了。像游昕昊那种生意人对这方面比较重视很正常,难道云公子也是什么商人家的少主之类的?

缓缓走到宫瑞渊不远处的椅子边坐下,她一个受伤的人站这么久都不知道招呼一声,不懂事。

宫瑞渊看秋玥儿直接做到自己不远处,眸色深了一下却未说什么。

阎一和阎六心头同时跳了一下,这些年能和主子平起平坐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就算回到京城,那所谓的主子的皇祖母,父皇,都不屑见主子一眼。只有几个皇子意思性的派人过来问候一下,如今……

“云公子,说真的,那可是我吃饭的本事,绝对不会轻易教给别人的,你可别想派个什么人跟我学之类的,没门!”话语直白,拒绝的也很干脆,“呃~你这有没有多余的杯子啊,给口水喝呗。”

刚刚走了一路有点渴,加上秋玥儿现在胳膊受伤,之前流血太多,还真是有些虚弱,脸上的红润那是一路走来有些热。

桌上有一个茶壶和一个杯子,还是被用过的,秋玥儿不会也不敢抢这个男人的杯子用。

“阎六,去准备。”眼前这个女子到底什么身份?刚刚第一眼看到的气质难道都是假象?看现在这副没有规矩可言的举动,再想想之前穿着男装,看上去就像一个温润的少年的秋玥儿,宫瑞渊不由迷惑了。

一般大家闺秀,绝对不会女扮男装离开府邸,更不会去逛花楼,而眼前这个女子曾经出现在泫雅楼,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第一次遇到她的地方……男茅房!

想到这里,宫瑞渊脸色隐隐发黑,自己竟和一个女子去了同一间茅房。

所以综合下来,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阎六愣了一下应是,交代站在外面的翠柳和翠琴去准备,自己站在不远处看着难得好脾气的主子和秋玥儿有一句没一句闲聊。

还有,这位岳姑娘也不是普通人,主子那气场,这姑娘敢直接坐到主子身边,还厚脸皮的讨要茶水喝。

其实他不了解,秋玥儿也是很怕眼前这个冷面男人的,离他近点都忍不住的心肝儿发颤,下意识的底气不足。

话说她也没做什么愧对这位云公子的事,反而是他,先是无故对自己放杀气,还在寺庙差点掐死自己,昨日又连累自己受伤,所以,不管怎么算,都是自己该向这位云公子算账。

不过他这气场,让凑近宫瑞渊身边的秋玥儿不自觉的犯怂,发怯,她肯定是病了,所以胆子也变虚弱了。对,一定是!

而且秋玥儿是真的累到了,昨日流了那么多血,身体还处在虚弱状态,走到这边腿有些发软,身子发虚,而亭子中除了宫瑞渊坐着的那把软椅就这一把空着的椅子,总不能让她一个伤患去坐栏杆边的硬木头吧。

至于要水喝,现在在这个府邸,自己应该是客人,他一个做主人的不知道给自己上茶,那自己就厚着脸皮要一杯吧,仗着自己身上带伤,娇弱一点应该没人有意见吧。

宫瑞渊看秋玥儿大咧咧坐在不远的躺椅上,娇嫩的脸颊带着些显而易见的虚弱。眼敛垂下,眼底情绪不明,没有把这个不知规矩的女人扔出亭子是因为她的伤确实是自己连累的。

不过那又怎样,贤王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更不会因为秋玥儿受伤而对她格外宽容,他只是对她那一手算账的本事好奇,还有就是今日心情不错而已。

少时,翠柳两人回来,不仅拿了茶水,还带着几样小点心。交给阎六,由他拿到亭子中,摆到秋玥儿和宫瑞渊中间的小桌子上。

秋玥儿看到点心,眼睛亮了亮,嘴中口水自觉分泌,咽口水,待阎六把东西摆好退下,秋玥儿抬眸,撞到一双幽黑清淡的眸子中,讪讪,“那个,我可以吃吗?”

“当然。”宫瑞渊勾了勾嘴角,瞬间风华,祸乱众生。

看着眼前对自己笑的美男,秋玥儿差点被自己泛滥的口水呛到,这是被美男馋的还是被点心馋的,已经分辨不出了。眨眨眼,拿起一块桂花糕放进嘴中,满口生香,真好吃。

宫瑞渊清晰的看到眼前女子对着自己的脸迷惑一瞬,然后拿心吃的认真,眉头挑的老高。他知道自己的容貌有多吸引人,只是这个女人竟然更愿意吃那盘点心,而无视自己这张俊脸……

豁得起身,宫瑞渊什么也没说,大步往亭子外面走去。他是被自己刚刚的想法气到了。

“咦?”秋玥儿看着突然离开的男子,疑惑,怎么了吗?难道他不高兴自己这么没规矩?可是,自己明明问过他了啊?想着,嘴巴不停。

阎一和阎六跟上宫瑞渊,也有些摸不着这喜怒无常的主子的心里,只是今日的主子确实有那么些反常。

《贤王养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