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幸福离我有多远》幸福离我有多远文字 XXOO 幸福离我有多远小攻

幸福离我有多远

架空已完结

主角叫宋大,宋玉的小说是《幸福离我有多远》,它的作者是樱哥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正值四月天,百花开得正艳,红的,白的,绿的,诉说着春的活力和美艳,然而我独独喜欢粉,这是种活泼的颜色。桃花雨在我挥舞的身影中纷纷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30 06:06: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宋大,宋玉的小说是《幸福离我有多远》,它的作者是樱哥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正值四月天,百花开得正艳,红的,白的,绿的,诉说着春的活力和美艳,然而我独独喜欢粉,这是种活泼的颜色。桃花雨在我挥舞的身影中纷纷

《幸福离我有多远》免费试读

正值四月天,百花开得正艳,红的,白的,绿的,诉说着春的活力和美艳,然而我独独喜欢粉,这是种活泼的颜色。桃花雨在我挥舞的身影中纷纷而落,就像一场唯美盛宴。

倏地发现一人影隐在一棵树后。我嘴角一扬,剑峰一转,直直向他刺去。他轻松地侧身躲过,我又对着他一阵攻击,都被他或跳或侧或旋转地避开了去。我煞是觉得无趣,将剑收回鞘中,道:“不玩了,一点都不配合!”

他朗声大笑起来:“打不过就打不过,干嘛找诸多借口!”

我瞪目白他一眼。宋可进,松江府保荐的有志青年,文韬武略皆是上乘,与我亦是青梅竹马的好玩伴,亦可说“好兄弟”。

我沿着飘满桃香的河边一路走,他亦是踱步跟在身侧。我笑他:“今日怎么没跟那些迂腐文人对诗去,是厌烦了他们的之乎者也,跑来躲清静了吧!”

他轻笑,道:“你以为我是你,不思上进。”

我不屑地笑睨了他一眼,眼眸一转,却见河对岸一边在大刀阔斧地盖房,一边有人从农舍里提着大包小包往外走。我停住脚步,问宋大哥:“最近在路上总能见到好多人拖家带口地往城里赶,这是怎么了?”

宋大哥随着我的目光瞧过去,哀叹一声,道:“民斗不过官!官府强要那片地,美名曰‘买’,实则为抢。一些村民投奔去了外乡,还有一些则涌入城中,其实也是对官府的无言反抗!”

我颇为愤慨,看了看宋大哥,道:“就没有人伸张正义吗?”

宋大哥知道我意指他,便笑道:“我也想伸张正义,可毕竟人微言轻。”他正了正色:“有时我真觉自己空有满腹才华,却都是无用之物。贪官遍地,百姓遭殃,我却只能看着满目污浊还要隐忍不发,还不如投身军营,即使战死沙场也可尽一己之力报效朝廷!”

这样激扬有志的宋大哥才让我佩服。我笑着拍上他的肩膀,道:“这样才像男子汉嘛!整日舞文弄墨的一身酸腐气,你若投身军营,我必当全力支持!”顿了一下,我收回手,想了想,不解地问道:“官府为何要强征这块地?”

宋大哥欲言又止,似乎在顾及着什么。见他如此我更是急切,忙催他,他只好启齿道:“官府要征地造房……为恭亲王南下巡游。”

“恭亲王……”我低喃:“哪个恭亲王?”

“就是……当今圣上的五弟,恭亲王常宁!”

我脑子轰地一震,脸色发白。极力想掩住心底的那片伤痛记忆,却还是让它们泛滥开来。

宋大哥陪我在湖畔坐下,默默良久。我看着平静的湖面问道:“他什么时候能到?”

宋大哥注视着我的神情,答:“三日后!”默了会儿又劝我:“其实你可以遗忘的,不去想反而可以很平静快乐地生活。”

我抱着双膝的手紧紧握拳,话语却尽量让它显得平淡:“我只想寻一个答案。因为我不知道心底的那抹屈辱和痛恨何时又会涌上来,只有面对了,才能换来永久的快乐!”

宋大哥不再说什么,只轻叹一声,与我一起看向湖面。时而有风吹来,惊起片片涟漪。

夕阳西下,当余晖要被逐渐吞没时,我也该对着郊外的美景说再见了。宋大娘家的茅舍旁,早有马车在等候,我的“丫头”,宋大娘的女儿宋玉率先钻进了马车里,掀起旁边小窗的帘子向哥哥和母亲告辞。我却很是依依眷恋,因为这一走,又要等到下月今日才能来此。这的炊烟袅袅,一草一木都是那么亲切自由,而我却是一只被人牵着的鸟儿,看得到天空,却触摸不到那片蓝。

最终还是要回到那只不属于我的笼子里去的。

张府……在上海已经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户。这儿的百姓大多以海上经商为收入来源,而做得最远最大的,只能是数张元隆了。他多次走出大清边境,下南洋,经诸国。若我不必唤他“干爹”,身份关系也不是那么尴尬的话,我想我会将他当成偶像顶礼膜拜。

刚跨进门槛,一旁的门童随即迎上来,忙道:“二小姐,你总算回来了,老爷、夫人、老夫人和大小姐在大厅等了有好一会儿了。”

心下疑惑,今儿人怎么那么齐?等我做什么?如此想着,已被门童快步领到大厅。

“二小姐回来了!”门童说完自退到一边。

我见他们围坐了一桌,桌上布着满满的菜。一时错愕着盯着娘看。我娘是柳氏,她有着跟她的姓氏一样柔美的脸庞,而且时光似乎将她遗忘似的,那张江南女子的娇俏面容并未留有一丝岁月的痕迹。

娘见我只是站着不动,嗔怒道:“傻站着做什么?”

我一下子回过神,明白了娘的意思,唤道:“干爹,奶奶……姐姐。”

眼神落在我的“姐姐”婉仪身上的时候,只见她很是气愤地白了我一眼,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夹了些菜,不满道:“呵,终于回来啦,让我们那么多人等你一个,真好意思!”

娘也忙斥责起来:“今儿怎么玩那么疯?不是告诉你干爹要回家。快洗手吃饭,等会儿再好好收拾你的性子!”

我一面应声,一面坐在母亲身边。宋玉端了汤水来给我洗手,然后擦干。

干爹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嘴边总是噙着笑意,母亲也是,时而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一顿饭吃完,干爹却并没有要离席的意思,反倒唤人奉茶上来。

干爹笑道:“今年是两个孩子的及笄之年,我想好好大办一场,另外将两个孩子的亲事定下来。”

亲事?我暗自惊讶,婉仪想必也是吧,她嘟嘴道:“爹,我嫁人了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呀?我不想嫁,我想一直留在爹的身边。”说着,她已窝到干爹怀里。

干爹轻笑着将她搂住,道:“傻孩子,哪有女子不嫁人的,况且又不远,想回来还是能回来的。”

《幸福离我有多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