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谁念西风独自凉》谁念西风独自凉全诗 NP文 谁念西风独自凉猎奇

谁念西风独自凉

架空已完结

新书《谁念西风独自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山中人兮,主角苏婉清,那心,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将军府到处张灯结彩,人们个个喜气洋洋。也是,今日是二小姐苏清婉与当朝太子定亲的日子,满府哪个人不感到无上光荣?只除了住在南风小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4 18:13: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谁念西风独自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山中人兮,主角苏婉清,那心,是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将军府到处张灯结彩,人们个个喜气洋洋。也是,今日是二小姐苏清婉与当朝太子定亲的日子,满府哪个人不感到无上光荣?只除了住在南风小筑

《谁念西风独自凉》免费试读

将军府到处张灯结彩,人们个个喜气洋洋。也是,今日是二小姐苏清婉与当朝太子定亲的日子,满府哪个人不感到无上光荣?只除了住在南风小筑的三小姐苏清扬,不过想到三小姐,下人们都一个个的面带鄙夷之色。

真想不明白,那生来便带着丑陋胎记的三小姐是如何与当今太子定的娃娃亲?想这太子轩辕钰可是天神一般的人物,不仅一表人才,还年纪轻轻便沉稳有度,连当今圣上都赞不绝口,所以便早早封了太子。这下好了,太子殿下一纸休书休了那丑陋懦弱不堪的三小姐,转而与二小姐定亲,二小姐生的美艳动人,这自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下人们来来回回穿梭忙碌还不忘互相交流下感想,一致认为太子殿下英明神武。苏清扬静静的坐在梳妆台旁,隐香用梳子一下下的帮她梳理着如墨的秀发,门外丫鬟婆子的议论的声音一声声传来,主仆两人听的真真切切。

未婚先弃,她早已经沦为整个大周朝的笑柄。其实,她一直都是大家的笑柄,从出生,脸上的胎记便与自己如影随形。家里姐妹们嫌弃嘲笑,父亲在母亲去世后也对自己日益冷淡,甚至眼看着自己受府里姐妹甚至下人们的欺负。

她还记得五岁那年自己随母亲进宫看望那做了皇后的姨母,那个也刚十几岁的少年,牵了她的手帮她擦干净脸上因为宫人们嗤笑而流下的泪水。他是除却母亲第一个没有嫌弃她丑陋的人,他说:“不要怕,我保护你!”所以,在从五岁皇帝把她和太子赐婚之日起,她便盼着嫁给他,那样她就可以被保护,不再受世人欺凌。却原来,他也是嫌弃自己的。嫌弃便嫌弃,却为何当初不便把那赐婚拒绝的彻底,非要今日再行休弃?

伸手把脖子上系着的玉佩扯下,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上面雕刻着涅盘的凤凰,自己何时也能像这凤凰一样获得重生?

“嘭”的一声巨响把苏清扬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出来,隐香早一步护在自己身前,看着站在门口的红色娇艳身影,声音却是颤抖着:“二,二小姐……”

那红衣女子却并不理她,一把把她拉至一边,右手手指挑起苏清扬下巴不满的道:“今日府中众姐妹都前去我的婉心阁为我贺喜,独独不见妹妹,却是为何?难道妹妹在怪姐姐抢了你的夫婿,恩?”苏清扬不答,她便加重了手上力气,将军家的女儿多少都会些武功的,只是苏清扬早年丧母父亲又不待见自然是没人教授的。

苏婉清渐渐加重手上力气,指甲在右边脸颊上划出一道血痕,看着这一半如玉的脸庞也变得如同左脸一样狰狞,心里似乎得到极大的满足,松开了钳制着苏清扬的手。

“也是哦,妹妹长成这个样子出来也是吓唬人!”苏清婉好整以暇的笑着,看到苏清扬手中的玉佩,那是一块成色极好的整玉雕刻而成的,通体碧绿。“妹妹这是给姐姐准备的贺礼吗?还真是客气!”说话间就要伸手来抢,苏清扬忙护住,“姐姐,求求姐姐,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还望姐姐手下留情!”隐香也过来帮忙求情,却被苏婉清一脚踢翻,不能动弹,苏清婉举着夺来的玉佩:“哼,我肯要都是给你这贱人面子,你别不知好歹,和太子从小定亲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被休弃?丑八怪,也不照照镜子,我叫你声妹妹是客气,将军府肯收留你都是在可怜你!”说罢,甩甩衣袖,翩然离去,留下兀自哭泣的苏清扬和昏迷不醒的隐香。

夜晚,月上中天,帮隐香掖好被角,苏清扬出了自己破旧的南风小筑,向着府中后花园的荷花池走去。

母亲告诉她要勇敢的活着,生活总会有光明的一面。但是,她曾经以为是她光明使者的那个人丢给她一纸休书和自己的姐姐定亲,而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也被抢走,这世界似乎再也没了可以留恋的地方。绿衣翩飞,苏清扬纵身跳入荷花池。

深秋的夜晚,西风放肆的吹的黄叶漫天纷飞,寂静的街道上只能听见几人沉重的呼吸和脚步声。刚刚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还是炸掉了另一对立多年的黑道组织的老巢。

明天,明天就可以和嵩脱离这人间炼狱,和杀手生涯说再见了,去过自己想过的光明的生活。扶桑想着,嘴角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笑,就连脚步也变得轻盈许多。组织接应的车就在前面的路口,扶桑好像看见幸福生活正在像她招手。

“嵩!”扶桑叫道,却意外的没有听到回应,她立刻意识到嵩可能遇到了危险,他从不离她左右。扶桑心里一阵恶寒,深秋的空气很冷,让她的呼吸也变得疼痛,脚步不自觉的停下来。跑在后面的锦一时收不住脚步差点撞上来,跑着的大家都陆续停了下来。

“桑,快走,这里不能停的!”锦抓着扶桑的手臂就要扯着她继续跑。落叶一片片打在脸上,扶桑感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锦,嵩没有跟上来。”她直视着锦焦急的双眼,“我要回去找他!”

“你疯了,回去会没命的!”锦嘶哑着声音向扶桑吼道。

“我没疯,嵩说明天就会带我离开,现在他没有回来,他可能遇到危险了,我要去救他。”扶桑红了眼眶,却努力的控制住不让眼泪流出。她从不让自己在别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软弱,只除了嵩,那个说要带着她脱离这炼狱的男子。

“也许他是别人潜伏在我们这里的内线呢,每次任务他都会单独离开一阵子的。”队伍里的风插口,“对的哦,其实的我也早就怀疑了,为什么每次执行任务,只要嵩借口单独离开过的都会失败?要不即便勉强完成任务也是死伤惨重,就像今天。”另一人说道,伸手抚摸自己脸上被利刃割出的伤口。

“你们这帮混蛋,不愿回去救嵩就直说好了,何必在这里装模做样的污蔑嵩?嵩曾经那么多次为了救我不惜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也因此,他的背上有好几条狰狞的长疤,他是不是别人潜伏在队伍里的内线我最清楚了不是吗?”扶桑冲着不愿回去救嵩的人吼道,伴随着一声冷笑,转身像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敌人老巢跑去。后面是锦撕心裂肺的喊声,她却没有心情理会了,她的嵩可能正命悬一线,“对不起锦,等我回来我会和你解释的。”扶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向着锦道歉,那个自她进了这个组织起就一直像大哥哥一样呵护她的男人,她自是明白他的心,只是,她也只有你一颗心,而那心,早已给了那个没有跟着跑出来的嵩。

《谁念西风独自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