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剑铭君倾》李剑铭 NP文 剑铭君倾年上攻

剑铭君倾

幻想连载中

《剑铭君倾》由网络作家天问怀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筠,宇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两天,只是两天时间,平城被二十万鞑拔军队围攻两天后,最终城破。军情紧急,一名传信兵已八百里加急骑马飞奔赶往邺都了。残阳之下,平城内

酷匠网|更新:2019-09-21 00:03: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剑铭君倾》由网络作家天问怀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筠,宇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两天,只是两天时间,平城被二十万鞑拔军队围攻两天后,最终城破。军情紧急,一名传信兵已八百里加急骑马飞奔赶往邺都了。残阳之下,平城内

《剑铭君倾》免费试读

两天,只是两天时间,平城被二十万鞑拔军队围攻两天后,最终城破。

军情紧急,一名传信兵已八百里加急骑马飞奔赶往邺都了。

残阳之下,平城内的二十万军民遭到屠戮。

又是两天时间,平城街道上布满了男女老少的尸体,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不知往何处躲避,莫玉荷全家皆已被杀戮,而她只是抱着她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往前跑,没命地跑。

眼中已没有了泪水,亲眼目睹了一位和她一样的悲惨的女子,被那些没有人性的鞑拔士兵绑在一根木柱上开膛破肚,要将她煮了吃掉,而那个时候的那名女子还没有咽气,还能听到她的惨叫声。

但等待所有的一切都只有破碎。

很快,莫玉荷怀中的孩子也死在了那些鞑拔士兵的手中。而她血泪俱尽,衣裙破碎,躺在满目疮痍的街道上等待她最后的命运。

而她明明很清楚地听到那几名围着她的凶狠的鞑拔士兵正说着汉话,用她能够听懂听清的声音争吵着分食她的身体,决定谁得到哪一部分,可他们产生了争执,彼此僵持着。

泪已流干,心也死了。只是她知道她的妹妹已经逃出了这座城池能给她最后的生命带来最后一丝安慰。

趁这个空隙,在那些鞑拔士兵还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下,莫玉荷没有任何表情地站了起来,默默注视着街道旁那根木柱。

蓦然,在那几名鞑拔士兵开始察觉,停止争吵,而没有太多反应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朝着木柱撞了过去,瞬间,鲜血从清丽的额头上流下……

已经持续了两天的屠杀不会有尽头,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用去明白什么了。

夏宇祯走在向南逃难的人群中,冷漠的面庞,没有任何表情,旁边的暄闹根本不去在意,仿佛整个世界都和自己无关。

一个人低着头独自前行,脚步越来越慢,直到落到逃难人群的最后,脱离了人群,孤身一人行走。

从后方传入了耳中几声刺耳的喊叫,夏宇祯这方才醒过神了,他冰冷深邃的目光隔着几缕刘海移向了身后。

只见,一对老夫老妻拄着拐杖,互相搀扶着走着。但由于走的太慢,被三名凶悍的鞑拔骑兵追了上来,各自一刀斩在了马下。

而前面还有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姑娘在拼命地奔跑,可是她还是被路上的一块石头给绊倒了。

三个鞑拔骑兵行至跟前,看来他们要活捉这位小姑娘。

小姑娘伏在地上,清秀的脸庞,害怕的眼神,眼角泛出了几滴泪水。

两个鞑拔兵下了马,提刀走向那位小姑娘。

“你跑啊,怎么不跑了?”鞑拔兵看着无助的小丫头哈哈大笑。

只是瞬间,寒凌剑光一闪,还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挣扎,两名鞑拔兵喉咙被利剑切开,倒在地上。

三匹马不安的嘶鸣起来,那名骑在马上的鞑拔兵慌忙握紧缰绳,稳住马匹。确发现少年已站在马的头颅上,他的面前,横着剑一挥,他的喉咙也被切开了,倒在了地上。

夏宇祯从马匹上跳下来,将寒凌剑收入剑鞘中,看了一眼伏在地上的橙色衣装的小姑娘,没有说什么,就要径直离开。

小姑娘站了起来,看到恩人话都不留一句,就要走掉,于是她选择了叫住他:“那个……”

夏宇祯没有理会,依旧往前走。

“你站住!”小女孩儿尝试大声喊了一下。

结果,少年真的停住了脚步。

“那个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小女孩儿走到跟前,向少年诚恳地道了谢。

夏宇祯依旧面无表情,没有回答任何,又开始向前走了。

“你就不怕我还会被那些胡人抓回去?”小女孩看到少年依旧要走,根本没有理会自己,慌忙问了起来。

“那是你自己的事。”少年没有回头,冷冰冰地回答。

“可你救了我?”

“你可以选择忘记。”少年依旧不回头,只是独自往前走。

小女孩跑到了少年面前,拦住了他的脚步。

“你救了我,我会报恩的。”

“不需要。”

“可……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夏宇祯,你可以走了。”

“我……我的家原本在平城内,可现在我的家人他们都……都已经死了。我姐姐她拼命帮我逃出城,可她自己却没有逃出来……我已经无处可去……”

“平城已经是一座死城。”

“到处都是胡人士兵,他们见人就杀,见到女孩子就抓,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逃掉,若是再落入他们手中,我……”小女孩儿不停地诉说,眼角泛着泪水。

“你很烦。”夏宇祯又是冷冰冰地甩出三个字,自故自的向前走。

“可……可你救我了,我无处可去,只能跟着你。夏宇祯大哥哥,你救我的恩情我一定会还。”

“你真的很烦。”

“可是……可是?”可是少年摆脱不掉这个女孩子,她形影不离得一步一步跟着。

“你再跟着,我现在就杀了你,这样也等于你还恩了。”少年突然拔出剑指向小女孩儿,威胁着说道。

夏宇祯早习惯了独自一个人,真的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可是……”小女孩儿的眼角止不住得泛出泪水,却没有丝毫退缩。

夏宇祯无奈的闭了下眼,收了剑,然后轻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莫潇潇。”

阳光很明媚,天气晴好,庭院中一条小蛇在树上缠绕爬行,结果被“小清”一记猫掌拍死在了树枝上。

“倚剑听雨夜未寒,

万马萧萧度阴山。

北国枯木又逢春,

不知故人何时还?”

“好一句‘不知故人何时还’,你有朋友在塞北,小筠?”赵承朔在棋盘上落下一子,问道。

“没有。”

“那你作此诗是何意?难道你想说西北的战事?”

梁仲筠的眉头稍稍一皱,在棋盘上落下一字,答道:“是。”

“塞北战事,难说,恐怕那些胡人越过阴山,南下中原只是时间问题,拦不住。”

“王爷也知道啊?”

“西平候赵德屯兵住守晋阳,早些年他有抓过不少胡人贩卖为奴隶,有幹族人,西羌人,还有一些柔丹人。而边塞的胡人也时不时抓些汉人为奴。”

“他们不会只呆在草原上,他们需要茶叶,需要牲畜,更需要更多的食物和奴隶。一旦胡兵大举南下,王爷可曾想过如何御敌?”

“小筠,亏得我们现在身旁没外人,否则传到赵振乾的耳中,你的话就是把本王往火坑里推。调兵遣将御敌乃是天子之权,本王只是一个藩王,并无兵马,不得圣上旨令,何来兵将让本王去御敌。”赵承朔说得很冷静,又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王爷,你这样谦虚可不好吧?那西凉太守韩朔呢,他的兵马何时到?”

“大概还需数十日吧。”

“这么久,不会不来吧?”

“他对本王很忠心。凡事还得小心谨慎,不可打草惊蛇。”

“赵振乾不允许各个藩王亲王拥兵,却允许各路太守刺史各路诸侯在自己管辖之地屯兵。这么不信自己的亲兄弟,就信的过这些外人?天下一乱,想让他这位皇帝名存实亡很容易的事。”

“小筠,你倒想的挺多的。本王真的很好奇,你一直这样什么话都敢说,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不是都仰赖王爷您罩着小筠我吗?”

听此,赵承朔轻轻一笑,接着说道:“小筠你肯为本王效力,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这个我当然相信王爷您的。王爷计划周密,可是……”

“可是什么?”

“那些胡人终是变数,他们南下入侵,若各路诸侯不能齐心抗敌,王爷即使能够成功,暴君退位,王爷您承继大统,受万民拥护。可那些胡虏肆掠,您真的能够坐稳位子吗?”

“小筠,你放心,本王一旦掌权,必号召天下,共御胡贼。”

“只怕已是来不及,眼下鞑拔人和幹族人大举进发,各自兴兵二十万。我真的不知道中原还能撑多久?”

“那你要本王怎样?上阵杀敌吗?还是说你也去?”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小筠,你不是说天子君王本就不该存在吗?”

“是,我是这样说过。只是眼下,王爷必须有所打算,不可轻视了这些胡贼。很多时候,一局棋往往一招不慎,满盘皆输。”说着,梁仲筠又落下一子,下赢了眼前的棋局。

“这个本王自有思量。”

《剑铭君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