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追源者不弃》朔本追源的意思 忠犬攻 追源者不弃天然受

追源者不弃

灵异连载中

主角是刘臻,李聪的小说《追源者不弃》此文是胡腾方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刘臻接通了李聪的电话。 “刘臻,我已经在你家休息了一天了,我也该回我自己的家了。” “你怎么不多玩几天再走呢?你可以找其他同学聚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1 12:06: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刘臻,李聪的小说《追源者不弃》此文是胡腾方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刘臻接通了李聪的电话。 “刘臻,我已经在你家休息了一天了,我也该回我自己的家了。” “你怎么不多玩几天再走呢?你可以找其他同学聚

《追源者不弃》免费试读

刘臻接通了李聪的电话。

“刘臻,我已经在你家休息了一天了,我也该回我自己的家了。”

“你怎么不多玩几天再走呢?你可以找其他同学聚聚啊!”刘臻说道。

刘臻是很希望李聪能留下来多玩几天的,跟李聪短暂的相聚让刘臻找回了当年读大学时的那种纯真的感觉,他甚至想跟李聪一醉方休。

“刘臻,家里一堆事还等着处理呢!倒是你,出什么事了?”

“我这边倒也没什么,等我忙完了,找你玩去。”刘臻说道。

“刘臻,你总是喜欢一个人扛着。”

“没事!”

“那我走了,你确定昨晚你家被盗的事情不用报警?”李聪关切的问道。

“不用了,等我回去我自己处理,你路上注意安全,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了,你家钥匙放哪呢?”

“你就放在物业吧,我们这物业挺负责的!”

“好的,刘臻,那我走了。”

“一路顺风!”

刘臻挂断了电话,人世间最伤感的事情,莫过于分别,可我们又不得不承受这一切,我们这短短的一生哪一天不是在经历生活的历练呢?

不觉间,刘臻流下了眼泪。我们这一生,目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将成为日后的回忆,当时觉得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能会在你往后的某个瞬间让你感动的泪流满面,就比如现在的刘臻。

刘臻把服务员叫了过来,将没吃完的果盘打包好。

刘臻不是一个铺张浪费的人,他甚至比大部分的同龄人都节俭。

刘臻提着打包好的果盘来到了医院的抢救室。

“这里有点水果,大家都吃点吧。”刘臻对留守医院的众人说道。

估计大家也都有点饿了,不一会儿,刘臻打包回来的果盘就被吃光了。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不时的有雨水打到窗户的玻璃上,竟又开始下雨了。

“天色不早了,你带大家去吃点东西再找个酒店休息一下吧,今晚我留守在这里。”刘臻对他的弟弟说道。

这时刘臻的母亲走了过来,对刘臻说道:“我跟你弟弟也都留下吧,其他人去酒店休息一晚。”

刘臻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我先带大家去吃点东西,找个酒店吧。”刘臻的弟弟说道。

“你们去吧,我留守在这里。”

说罢,刘臻的弟弟便带着其余众人走出了抢救室。

窗外雨无情的下着,风也不停的摧残着路边树木,不断地有树叶经不住这风雨的吹打簌簌的往下落。

刘臻搬了张椅子,靠墙坐着,不久他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臻醒了过来。

此时刘臻的母亲跟弟弟已经回到抢救室了,他们并没有叫醒刘臻。

“他们都安顿好了吗?”刘臻说道。

“都安顿好了,他们明天一大早就会过来。”刘臻的弟弟说道。

刘臻走到了抢救室的门边,他把门关了起来,说道:“我们今晚就在这凑合一晚吧。”

刘臻的母亲和弟弟只是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母子三人,各自都搬了一张凳子,趴在床沿上睡了起来。

窗外依然是大雨倾盆,也不知这雨何时是个尽头。

刘臻他们母子三人确实也都累了,没过多久,他们就都睡着了。

这一夜,他母子三人皆睡得很熟,亦都是一夜未醒。

一阵敲门声吵醒了熟睡的母子三人,刘臻揉了揉眼睛,将门打了开来。

敲门的正是结伴而来的刘臻家的亲戚与伯父。

“刘臻车已经在医院门口停着了。”刘臻的伯父说道。

说完他拍了拍双肩上的雨水。

“伯父、姨妈大家都到齐了吗?”刘臻问道。

刘臻的姨妈环顾了一眼众人,说道:“都到齐了。”

刘臻的伯父也说道:“我们这头的人也都到了。”

“好那就出发吧!”刘臻说道。

刘臻的伯父做了个手势,抢救室走进来四个抬担架的小伙子,这四个小伙子皆是年轻力壮,他们的腰间都系着红白相间的布质腰带,然后他们小心翼翼的将刘臻父亲的遗体放到了担架上,并用白布盖好。

“老二,咱们回家啦!”刘臻的伯父大声的说道。

抢救室里哭成了一片,刘臻也不住地流着泪,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突然告别了人世,甚至都来不及留下一句话,这对刘臻他们一家来说,是多么的残酷啊。

此时抢救室外响起了鞭炮声,各种礼花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刘臻的伯父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大声的喊了一句:“魂归故里啦!”

此时在走廊上休息、走动的人们纷纷回避。

刘臻的伯父领着众人走出了医院,大雨依然下着,众人也顾不得打伞了,那四个抬担架的小伙子抬着刘臻父亲的遗体上了一辆大巴车,这辆大巴车的大部分座位都已经被卸下来了,只留下了前排几个座位。

刘臻和他的母亲、弟弟三人也跟着那四个小伙子上了那辆大巴车,车上的位置也刚好够坐下这七人外加一个司机,这应该是刘臻的伯父特意设计的。

刘臻的伯父站在那大巴面前,大声的吼道:“启程啦!”

说完车子慢慢的行走了起来,刘臻的伯父则上了这大巴车前面的一辆小轿车,小轿车上不时地扔下圆形的纸钱,这在古城县叫做引路钱,意思是将已死之人的魂魄引领回家。

这大巴车的后面紧跟着十几辆系着白花的小轿车,其余众人则上了这后面跟着的车,它们与前面的车子形成了一个车队,缓缓的朝刘臻的老家驶去。

这一路上刘臻的母亲不停地哭泣着,刘臻和他的弟弟则默默地流着泪,没有哭出声。

车外大雨不停地下着,雨水不停地冲刷着车窗,路边的山上升腾起成片的白雾,笼罩着连绵的山峰。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行驶,车队停了下来。

只见,车队的前面站着三十来号人,这些人全是男人,他们一半手持乐器,一半给持乐器的人打着伞。

车队停下来没多久,八个手持雨伞的中年男子走到了大巴车前。刘臻的伯父也从前面的小轿车走了下来。

刘臻的伯父对着前面手持乐器的众人喊道:“迎接刘氏子孙魂归故里啦!”

说罢,前面的众人演奏起来传统的音乐,路边也开始燃放起了烟花爆竹。

这时大巴车上的四名小伙子抬起了刘臻父亲的遗体,缓缓的走下了车,刘臻一家则紧跟其后。

路边那打着雨伞的八个人也纷纷走了过来,分别给抬担架的四名年轻人和刘臻一家,及担架上的刘臻父亲的遗体打好雨伞。

刘臻的伯父见抬担架的众人已经准备好,又接着喊道:“回家啦!”

此时由前面奏乐的众人领头,抬担架的四人随后,刘臻一家人次之,其余众亲人则跟在末尾的队伍朝刘臻的老家慢慢走去。

从他们下车的地点到刘臻的老家大概两百米的距离,可是众人却冒雨走了十几分钟。到刘臻老家门口时,已有人在此等候了。

刘臻的老家是住在一条乡镇街道上,街道上的房子都是那种三层的小楼,街道上住着几千户人家,这些人家几乎都是家家相连,当然这条街道上的住户也是以刘氏宗亲为主。

在门口的众人,由刘臻的叔叔领头,刘臻的叔叔的两旁则分别站着两个道士。

那两个道士见众人来到了门口,立刻挥舞起了手里的桃木剑,摇起了铃铛,嘴里念念有词。

刘臻的叔叔也大声的说道:“回家啦!”

说罢,抬担架的四人将刘臻父亲的遗体抬进了刘臻老家的大厅,那四人并没有将担架放下,而是抬着担架站立于大厅里。

大厅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张木床和一副棺材,木床上放着寿衣和一些其他的衣物。

两个道士齐声喊道:“回家啦!非家属请回避!”

说罢,抬担架的四人将担架放到了木床上。然后鞠了一躬,便离开了大厅。大厅外奏乐的众人和其他人员也都纷纷回避。大厅里只剩下两个道士和刘臻他们母子三人了。

“将门窗关好!”一个道士说道。

刘臻不敢怠慢,立刻去关好了门窗。

“沐浴更衣!”那道士又说道。

刘臻立即打来了热水,拿来了毛巾。

刘臻的弟弟则小心的揭开了盖在他父亲身上的白布。

由于刘臻的父亲去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遗体自然是已经僵硬了,刘臻的弟弟艰难的拖着他父亲的衣服,几分钟后才算彻底脱完。

“沐浴!”那道士说道。

刘臻将毛巾用热水清洗干净,开始给他的父亲擦拭身体,刘臻擦拭的十分细致,连手脚趾缝里都擦到了。

“父亲,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您洗澡了。”刘臻低声的说道。

刘臻擦拭完一遍之后,将毛巾递给了他的弟弟说道:“你再擦一遍吧!”

刘臻的弟弟接过了毛巾,又十分仔细的擦拭了一遍。

擦拭完后,身旁的道士说道:“更衣!”

于是刘臻他们兄弟二人,拿起了木床上的寿衣准备给他们的父亲穿上。

由于遗体已经僵硬,寿衣穿起来十分的艰难,但是他们兄弟二人都十分耐心的给他们的父亲穿着。

终于,经过刘臻兄弟二人的努力,总算是把寿衣给刘诚穿上了。

此时一旁的道士说道:“准备入棺!”

刘臻他们兄弟二人抬着刘诚的遗体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棺材当中。

这时,那两个道士摇着铃铛,念着不知名的咒语,围着棺材转了几圈,然后说道:“陪葬品入棺!”

刘臻他们兄弟二人又将木床上的其他衣物放进了棺材。

“礼成,磕头。”

刘臻他们兄弟二人毕恭毕敬的跪在棺材前,磕了三个响头。

“好了,去开门吧!”一个道士说道。

刘臻走到了门口,将大门打了开来。

刘臻的叔叔,立即走了过来,说道:“刘臻都搞好了吗?”

刘臻低声说道:“都

《追源者不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