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将军我可以》将军 最新章节 将军我可以在线阅读

将军我可以

古代言情连载中

《将军我可以》由网络作家橙子喝橙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亭,金子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刘嬷嬷和金子一回来就看到昏迷不醒的李亭曈,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的小姐,这,这是怎么了。”刘嬷嬷看着面色惨白的李亭曈,双腿直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00:12: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将军我可以》由网络作家橙子喝橙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亭,金子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刘嬷嬷和金子一回来就看到昏迷不醒的李亭曈,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的小姐,这,这是怎么了。”刘嬷嬷看着面色惨白的李亭曈,双腿直打

《将军我可以》免费试读

刘嬷嬷和金子一回来就看到昏迷不醒的李亭曈,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的小姐,这,这是怎么了。”刘嬷嬷看着面色惨白的李亭曈,双腿直打哆嗦,瘫软在李亭曈的床边。

上一次落水小姐已经去了半条命,这一次再有什么事,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你们就是这么照顾小姐的。”金子叉着腰一脸怒气的质问众人。

丫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金子姐姐,对不起,是我……”十一鼓起勇气上前道歉。

“不要跟我说话。”金子还在气头上,背过身不肯搭理任何人。

众人便悄悄的退了下去,毕竟他们都知道,刘嬷嬷和金子陪了大小姐这么多年,情分和他们自是不同。

当众人一退出去,金子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床头和刘嬷嬷一块哭了起来。

众人听到屋内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夜里李亭曈忽然发起了烧,迷迷糊糊中喊着妈妈,回家之类的词。

守在一旁的刘嬷嬷被惊醒,听清了回家二字又掉起了眼泪。

转头吩咐金子打了冷水,不停的拿着帕子给李亭曈擦拭额头,试图降温。

金子一把抢过嬷嬷的帕子:“让我来照顾小姐,您快去歇着,这都大半夜了,您可受不住。”

刘嬷嬷还要争辩,就被金子推倒了外间的小床上。

“小姐倒下了您就是凭澜苑的主心骨,您可不能再病了。”金子说得斩钉截铁,刘嬷嬷无奈的躺了下去。

芍药听到动静赶了进来,看到李亭曈下午毫无血色的脸此刻变得通红,伸手一摸发现烫得吓人。

芍药暗道一声坏了,匆忙赶往去了墨香苑跟大太太请示,希望能请大夫上门。

没想到竟被李舟的小厮修文挡在了外边。

修文知道自家老爷不待见大小姐。这要让大小姐的丫鬟打扰了老爷和太太的休息,他定然要被罚得远远的,再也别想当什么贴身小厮。

“芍药姑娘,这都寅时了,不止老爷和太太,大夫定然也休息了。”修文委婉拒绝到。

“可是姑娘额头烫得厉害,我怕明日给烧糊涂了。”芍药急得都要掉眼泪了。

这么好的小姐,怎么舍得让她出问题。

“还有两个时辰天便亮了,到时你再来吧。那个时候大夫也睡醒了,来给小姐问诊也不会心存怨气。”修文依然不松口通报。

芍药不敢大声喧哗,怕惹恼了墨香苑的主子,不仅救不了小姐她也要搭进去。

她瞪了修文一眼,恨恨的离开了。

看着芍药沮丧的表情,金子就知道事情没办成功。李府夜间是不准丫鬟出门的,凭澜苑没有小厮,只能求到墨香苑去。

于情于理,都应该跟梁氏这个做母亲的说一声。没想到今夜李舟宿在了墨香苑,芍药连梁氏的面都没见着。

两人忧心忡忡的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李亭曈,忽然,金子似是想到了什么。

把帕子往芍药手里一塞,嘱咐道:“好好照顾小姐等我回来。”

说完便匆匆跑了出去。

芍药拉也拉不住,又不敢放声喧哗,只得焦灼的守着大小姐,眼睁睁的看着金子溜了出去。

金子悄悄溜出了凭澜苑,这夜半三更的没人会注意她一个小丫头。

李亭曈年幼时最喜欢玩捉迷藏,金子不知道陪她玩过了多少次。

李亭曈藏得偏僻,金子经常要翻遍整个李府来找她。所以金子对李府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刚刚在屋内她突然想起了西园的一个角落。

有一次小姐就藏在了那儿,金子来寻她的时候误打误撞进了角落的丝茅草丛中,意外发现了一个狗洞。

她便想到了可以从狗洞钻出去找大夫。

既然大夫人不愿意救小姐,她的小姐她自己来救。

来到了西园,这边上只住了一个不受宠的姨娘,所以戒备松散。

金子扔了一颗石头进角落的草丛,看清没有动静便钻了进去。

太好了狗洞还在!

金子捂住嘴,把差点发出的欢呼声憋了回去。

得亏金子个子长得慢,十四岁的人才比十岁的十一高了一点点,钻个狗洞轻而易举。

月光照在空无一人的街上,像一盏指路的明灯,给了金子无限的勇气。

不要怕,一切都是为了小姐。金子给自己不停的打气,回忆着白日里和刘嬷嬷走过的地方。

直走,右拐,在杨家商铺的斜对面有家医馆。

太好了!找到了!金子冲上去便扣门,咚咚咚的敲门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格外的喧闹。

好半晌才有一个十多岁的药童开了门,药童不耐烦的看着金子:“什么事?”

“我来请大夫。”金子焦急的回答。

看着脏兮兮的金子,药童不禁皱眉:“大夫不在。”

“求求你了,我家小姐病了,病得很严重。”

“大夫日中才来坐诊,现在真的不在。”看金子一脸着急,药童也放缓了语调。

“啊?”金子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原来不是来医馆就能找到大夫的啊。

“我们的坐诊大夫住在榴西巷12号,你自去请他吧。”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榴西巷,12号,金子精神恍惚的念叨着。

春日的夜里还是很冷,一阵风刮来,冻得金子一哆嗦,顿时回过神来。

她要是找不到大夫,小姐是不是就要活不了了。

不行,她不能让小姐有事。想到这金子拔腿就跑,她要赶快找到大夫。

榴西巷12号,怎么写着辅国大将军府六个字。

金子看着眼前的牌匾愣住了,揉了揉眼,没错啊,就是将军府。

莫不是那家坐堂大夫是将军府的人?

不应该啊,金子立即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她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走回了街口,一抬头,上面的指示牌明明白白写着榴东巷三个字。

金子明白了,不是大夫住的地方错了,是她错了。

再去榴西巷怕是要赶不及,况且就算请到了大夫,她又该如何把大夫悄无声息的带进府中。

金子站在风中思考,春寒料峭,她单薄的身子就像一颗野草,似乎风一吹就能倒。

不知怎么的,金子脑海忽然闪过陆策在墙头的场景。

“对呀!可以找小将军呀!”反正是未来的姑爷,都是自家人,小将军定不会见死不救。

小将军当天进了凭澜苑,并无一人察觉。对,小将军一定有办法再这么干一次。

想着金子便再次跑向将军府门口。

正在将军府里飞檐走壁练着轻功的陆一隐约看到将军府门口有人在转来转去。

什么歹人竟然敢在将军府门口晃来晃去?

陆一起了探究的心思,飞身一掠,踏着围墙来到了大门口。

折回头的金子顿时和他撞了个满怀。

“是你?!”二人同时惊呼出声。

《将军我可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