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归朝天阙》朝天阙是什么意思 健全文 凤归朝天阙BG文

凤归朝天阙

玄幻言情连载中

《凤归朝天阙》作者:百里将芜,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纳兰明,月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少废话,拿命来!” 领头的黑衣人率先拔出闪着寒光的匕首,凝聚起灵力便向纳兰明殊刺去。 纳兰明殊身子微闪,轻巧躲过,微光中的纤纤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8 00:08: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归朝天阙》作者:百里将芜,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纳兰明,月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少废话,拿命来!” 领头的黑衣人率先拔出闪着寒光的匕首,凝聚起灵力便向纳兰明殊刺去。 纳兰明殊身子微闪,轻巧躲过,微光中的纤纤

《凤归朝天阙》免费试读

“少废话,拿命来!”

领头的黑衣人率先拔出闪着寒光的匕首,凝聚起灵力便向纳兰明殊刺去。

纳兰明殊身子微闪,轻巧躲过,微光中的纤纤玉指轻轻并拢,凝起雪白色的灵力。

夜风微拂,轻扬起她脸上白纱。

纳兰明殊嘴角轻扬,勾起抹轻蔑的弧度,手中迅速凝起冰花,身姿飘舞翩跹旋转间,无数冰刃射出,在月光照耀下泛着凛凛寒光。

“噗!”

黑衣人们皆是被一击命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想来,们至死都不敢相信,原来一直蔑视的废材,居然能将他们一招秒杀!

“呵……”

一道凉薄邪魅的笑声忽然传来,在这暗夜下点点惊心。

周遭不知名的大火顿起,只一瞬便将尸体化作灰烬,伴着落花随风飘扬。

纳兰明殊心下一惊,往轻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月光透过枝缝倾泻而下,清风吹拂,繁花点点落在少年的绛红色长袍上,那人斜倚在枝干上,簇簇木芙蓉遮掩住他的半侧身子。

衣袂随风,墨发轻扬。

那精致完美的五官,如同被天地精雕细琢过一般,倾刻间夺遍世间一切的风花雪月,唇角轻勾起浅浅的弧度,带着些许寒意。

却足以使天地黯然,日月无光。

“你是何人?”

纳兰明殊微眯起眼睛,抬眼看向樱树上的红衣少年。

明月清辉之下。

他红衣慵懒,风华无双,她白衣肆意,绝代倾城。

“你便是纳兰明殊?”

狂肆少年的唇角,挑起邪魅的笑容,嗓音轻慢慵懒,却又如仙乐奏响嘹亮在夜空之中,让人不觉间沉醉。

纵使纳兰明殊见过各式各样的美男,却绝无一人,能比得上眼前之人风华绝代。

只是……竟敢反问她?

纳兰明殊环抱双臂,目不转睛的看着红衣少年,手中轻旋着腰间的雪白暖玉,口里吐出淡淡的话语,暗含警告:“少管闲事,命才会长。”

红衣少年动了下身体,似笑非笑地看着纳兰明殊说道:“本王屈尊毁尸灭迹,可是帮了你大忙,九公主何苦要这般警告?”

“着实泼辣。”

他自称本王。

皇族之人!

“帮忙?”

纳兰明殊冷笑看向红衣少年,手中的暖玉瞬间被寒冰覆盖,她用力横挥,直对上少年的颈脖:“那就毁尸灭迹得再彻底一点!”

然而少年只是轻挥长袖,宽大的掌心紧紧握住暖玉。

冰雪瞬间消融,化作涓涓流水。

邪魅少年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看着纳兰明殊,嘴角轻勾起抹肆意张狂的笑:“听闻北国有暖玉定情之传统,九公主这是对本王一见倾心了?”

“一见倾心?”纳兰明殊冷冷地看着他,眼神中带有毫不掩饰的杀意:“阁下真是聪明,本殿一见倾心得想要杀死你!”

她一手在空中凝聚灵力,而此刻四月的街道却是飘起了漫天白雪,冰花雪花皆在她掌控之下袭向少年。

少年那双黑眸微微闪动着光亮,他看着纳兰明殊,眼中笑意愈发深了:“天下皆说,纳兰明殊废材无能,可却是纳兰明殊骗了天下人啊。”

纳兰明殊掌中凝聚起无数冰刃来,冰刃在月色之下,有若无数冰蓝色蝴蝶,在冷风中飞舞直前。

少年挥袖卷起狂风。

月色半明中,狂风与冰刃相撞,冰刃先化作碎屑,风刃才在靠近纳兰明殊时化散。

纳兰明殊冰蓝色的眸子瞬间幽深了起来:“双系灵法师!”

姑娘放出一丝灵识,探向那个红衣少年,微微眯起的眼帘猛然掀开,她诧异无比的看向少年:“全系!你居然是全系灵法师!”

“彼此彼此。”

少年轻笑着晃动手中晶莹润泽的暖玉,他俊美的眉梢微微挑起,看向纳兰明殊时竟带上了几分笑意:“既然这暖玉本王收下了,本王也不妨留个名字。”

独孤君执走近纳兰明殊,覆在她耳边,用那霸气不可一世的声音道:“听好了,本王独孤君执。”

而纳兰明殊这一刻,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少年身上的强大气息,那满身的威压竟让她无法动弹!

独孤君执——不愧是南齐的天才皇子!

此时这边打斗的灵力波动,已经引来了皇城守卫,独孤君执别有深意看了眼纳兰明殊,便扬起广袖,御风离去。

纳兰明殊,世人眼中的废材公主,竟然是惊才绝艳的全系灵法师。

啧啧,原来骗了天下人的不止他一个啊……

这冷酷无情,杀伐决断,简直和他如出一辙!

独孤君执顿时有种找遍全世界,忽然找到同类的感觉。

看着独孤君执逆风离去的背影,纳兰明殊没有追上去,却是攥紧了拳头。

南齐的七殿下,为何会出现在北辰?

纳兰明殊趁着夜色回到凤羽宫,此处满园芳菲,烟霞般绚烂的樱花在月色下略显矇眬,而清风中飘散着淡雅芳香,樱花花瓣随风而落,月光下梦幻而美好。

樱林在月色下一片宁静,偶尔有远处的琴音随风而来。

纳兰明殊顺着石子小路一路往前,琴声愈发地近了,清晰悦耳,婉转绵延。

樱花树下,一身白袍俊美、仙风道骨的男子正忘情弹奏,夜风轻卷起他的宽大白袖,轻散落满树的樱花纷飞。

纳兰明殊静静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直到最后的乐符随风化散,男子的手才定定放在散着微光的拂光琴上,抬眸看向纳兰明殊,轻声说:“阿殊,师父怕是要离开了。”

“什么?”纳兰明殊瞳孔一紧,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一身仙风道骨的俊美男子。

月光下,他一身白袍无风自动,那美好翩跹的样子,一如当年。

初遇师父的时候,纳兰明殊才八岁,浑身经脉尽断,鲜血淋漓,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任人践踏。

而师父好似随月光而来的天神,长身玉立,白衣胜雪,月光倾泻下洁白的樱花洋洋洒洒,宛若初生时圣洁的雪花。

师父弯下身子将幼小的她抱起,并对她说,从今以后他就是她的师父,他会帮她变强……

纳兰明殊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垂眸看向了夙殇。

夙殇将拂光琴收入储物戒,而后把储物戒交给了纳兰明殊,认真而严肃地说道:“阿殊,记得师父的话,这天下无论如何折腾,江山无论落入何人之手,都要保它安宁!”

他的眼神中带着坚定与毋庸置疑。

《凤归朝天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