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冰山情缘》三世情缘 小说目录 冰山情缘君臣文

冰山情缘

古代言情连载中

《冰山情缘》是石青苔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冰山情缘》精彩章节节选: “鸣儿啊!还忤在这里做什么?丁成,带少爷回房去换身衣裳。” 楚夫人随后用手戳了一下呆木的儿子,楚一鸣本能吃痛地腾起身来,心里带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00:08: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冰山情缘》是石青苔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冰山情缘》精彩章节节选: “鸣儿啊!还忤在这里做什么?丁成,带少爷回房去换身衣裳。” 楚夫人随后用手戳了一下呆木的儿子,楚一鸣本能吃痛地腾起身来,心里带着

《冰山情缘》免费试读

“鸣儿啊!还忤在这里做什么?丁成,带少爷回房去换身衣裳。”

楚夫人随后用手戳了一下呆木的儿子,楚一鸣本能吃痛地腾起身来,心里带着一种愤愤不平朝石车南作辑道:“晚辈楚一鸣有礼了。”

石车南旋既望向坐在一侧的楚一鸣,见他五官挺立,眉宇间亦透出洒脱之气。随既满意地点点头,如此巧缘发生在此时倒也甚好,他现在唯一的心愿便是卿儿能寻得好宿舍,如此他也能心安而去了。

楚振威毫不置理他,仍旧带着笑意冲石车南道:“不知恩公意下如何?”

石车南细细打望片刻,李福此时正一一奉好了茶,随后听到老爷命令道:“李福,去把大小姐请出来。”

“是。”

石车南亦笑道:“楚员外,虽然婚姻大事均由父母做主,可我与长女卿儿相处甚少,不知她喜好。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我想由着她的心意。就让这两个孩子先见上一见,看看合不合得来,可好?”

楚振威似毫不介意,道:“也行,恩公爱女之心可以体谅。”

楚一鸣不满地大力拉扯着父亲衣袖,又是气恼又是无奈,同样是做父亲的,别人可以爱女心切,霸道的父亲倒是全然不理会他感受。

李福是最懂人脸色的,通知石素卿到前厅见客时,也不忘嘱咐一声,让她穿着光鲜一点。这让石素卿有些不解,父亲会客干嘛叫她穿着艳丽一些去啊。

虽然有些疑虑,但石素卿仍是披上一条桃红浣沙从后厢房走了去。

厅里的其它人一时没有注意,只看到厅前为首坐着父亲,石素卿便踏步上前,甜甜唤了一声:“爹,你叫卿儿有事吗?”

石车南缓缓腾起身来,手势抬向楚振威一方,笑道:“来,见过楚员外还有他的令郎。”

石素卿侧身顺眼望了过去,很惊异地发现了一个醒目的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倒抽一口凉气,抬手指着楚一鸣,本能斥道:“淫贼!”

“泼妇?”

楚一鸣何尝不是一脸的惊色,实在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未免太巧遇了吧。

石车南见女儿对别人又是大骂又是指手画脚,旋既沉下脸来,提醒道:“卿儿,不得无礼!你们是认得?”

石素卿脑中闪过碰到面前之人的种种,被撞,压身,撕衣,这些叫她如何开得了口,当下只得鼓着气道:“不认得。”

楚一鸣顿时头有些泛痛,难以置信,竟还会遇上她。

楚振威站起身来,疑问道:“令嫒可是认错人了?楚某一家人前几日才搬至静浮县居住的,理应与我儿未曾见过面的。”

石素卿忍气吞声地低了低头,只得道:“素卿见过楚员外,刚刚恕素卿一时眼拙,是认错人了。”

车石南扫开疑虑,笑道:“卿儿,这位是楚员外的令郎,楚一鸣。”

楚一鸣再度定睛着石素卿憋屈不能言的脸,顿时又觉得好笑起来,起身作出初见模样,作辑道:“在下楚一鸣这厢有礼了。”

石素卿撇撇嘴,心中虽有不屑,可当着众人面可不是发作的时候,可好附了附身回礼道:“见过楚公子。”

原本楚一鸣以为只是照面敷衍过去便作罢,不料,石父竟还热情地宴请他们吃饭,父亲居然也同意了,二老的心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顿饭摆在石素卿与楚一鸣面前,注定局促不安。

酒过几杯,楚振南豪爽道:“实不相瞒啊,楚某祖上三辈皆在芦荆县为过官,是久闻静溪县民风朴实,待人和善,‘香山书院’更是如雷贯耳,这才搬家至静溪县,望犬儿学有所成,可以为朝廷,为社稷谋个前程。”

“楚员外这是学‘孟母三迁’望子成龙啊。”

席间,二老相交甚欢,二娘也会时不时出言地寻问着楚一鸣的家世,双睛总是若有所思地转溜着。

石素卿哪里在意这些,双眼气鼓鼓的大眼睛此时正对着前方而坐的楚一鸣,真行,亏得他还一副道貌岸然吃得津津有味,仿佛身边所有事物跟声音都不存在一般。

楚一鸣是无处插得上话,也表不了什么态,总也不能当众说着他与石素卿这女子八字不合拒绝别人吧。这事也只有容后再跟父亲商议了。现在反正什么都不能做,索性坦然一点,吃点东西。这味道不错,鸡翅做得香酥可口。

石素卿实在受不了他的淡然,竟当什么时候都没有发生过的在她家大吃大喝,想想都觉得可气。正当楚一鸣抬手用筷子去夹鸡翅时,石素卿手快,连忙用筷子叉了过去。

一时间鸡翅身在两双筷子中间。

楚一鸣望着她,眼神之间透出,你要做什么?

石素卿微微抬头,气势不弱。你来这里做什么?

楚一鸣对着她偏头,一条眉挑起,很气盛地无声回应,我来吃饭!

石素卿暗暗咬牙,不准你吃!

一场无声的激斗在席上波涛暗涌,两人暗自杠上了。

楚一鸣轻哼一声,不让他吃他偏要吃,而且要吃给她看!

两个双筷子在一盘鸡翅里打来打去,挑上挑下。

最后,显然是楚一鸣手要更灵快一些,从石素卿筷子里夺过一只鸡翅,一脸得意。

石素卿输下阵来,心有不服,却不知楚父与父亲均停止欢笑地望着她与楚一鸣,脸露诧色。

席间一时间显得有些窘迫。

“楚公子,我家后院的小池里养了些罕见的金鱼,不知道你可有兴趣随我去观赏观赏。”

看着石素卿皮笑肉不笑的脸庞,楚一鸣自知她心里屈着一肚子的话没发作,倒也大方成全,继续卖文雅,道:“佳人盛意,乐意之至。”

石素卿起身朝后院走去,楚一鸣微笑前往。

这一幕在双方二老心里均是欣喜,看来两个孩子还是有意的。

楚振威大喜,笑道:“石兄啊!看这两个孩子多合啊!哦,不对,该改口叫亲家了。来来,敬一杯。”

石车南逐是心慰,与其碰杯,笑道:“女大不中留,看来不日便要送她出阁了。”

石素卿在前方走着,楚一鸣懒散的随后而行,才步入小庭院处。石素卿顿下脚步转过身来,眼神敌视地看着楚一鸣,冷冷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为什么会来我家?”

楚一鸣懒懒道:“应该很明显啊,你没看出来?”

石素卿急燥道:“休想!要我嫁给你,下辈子吧!”

楚一鸣完不屑地轻哼一声,回道:“你死心吧,下辈子我也不会娶你!刚才不过是我老爹的一厢情愿,我是不会同意。”

石素卿听到最后一句虽心安不少,可仍有种被羞辱之感,愤愤道:“如此甚好!真是感激不尽!”

“不用客气!”

“请回!”

“不见!”

楚一鸣瞟她一眼摇摇头转身潇洒离去。

黄昏已近,夕阳落下,

石素卿挽着石车南的手臂,慢慢在街上踱着步子。心里盘计着中午楚家到访之事,得寻个由头向父亲陈述清楚才好。

“爹,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去吃胡巷口刘婶家的牛肉面了,难得出来了就去嘛。”

石车南慈爱地笑起,也抬起手作比划道:“上次带你出来逛街的时候,你才这么高,现在都长大成人,眼看就要出嫁了。”

石素卿微微低头,僵下脸娇嗔道:“爹真是的,为什么才刚回家就迫不急待的要把女儿送出去啊?”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到留不住的年龄了,爹看今日道访的楚家孩子跟你就很是般配,比你长一岁,又饱读诗书。不知你心意如何啊?”

石素卿心里一慌,忙道:“爹,卿儿不愿!”

望着父亲一脸的诧异,石素卿旋既又道:“卿儿……卿儿就是想多陪着爹不好么?”

石车南淡然笑起,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只怕她有心作陪,他的时日也不多了。刚张嘴想什么,却被巷口里传来一阵打斗声打断!接着几个竹萝筐滚了出来,连带着几声咆吼声。

“哼!就凭你这样还收人家刘婶的保护费?你也不脸红啊?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好!这么好吃懒作!”

被打的瘦弱痞子瘫倒在地,对着居高的楚一鸣仍是凶狠道:“你是哪条道儿上的?多管闲事?报上名上!”

楚一鸣摆了摆衣袖,一副大侠作派道:“那你就好好听清楚!老子就是路见不平,行侠仗义的楚一鸣!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冲着老子来!”

“今儿的事,你给我记着!”

那痞子愤愤咬牙地从地上爬起来按着被打的手臂跄踉跑开。

楚一鸣轻哼一声,朝着那痞子的背影,朗朗道:“竟敢在皇天土地下撒野,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啊!丁成。”

“在,少爷!”

楚一鸣手一抬,丁成将刚刚从那痞子手里搜刮而来的铜板交到他手中。

楚一鸣满心得意地走近一脸惊吓的刘婶,微笑道:“刘婶啊!这是您的钱,收好啊!以后要是有人再欺负您,尽管报我的名!楚一鸣!”

刘婶笑得勉强,点点头不安的道:“楚少爷,你看……我的摊子都……”

楚一鸣低头望了望四周,脚下还踩着一张簸箕。这才一惊,咦!打架太猛,拿起什么就往痞子身上砸去,一时间也就没顾上刘婶的摊子。

当下,楚一鸣连忙将自己身上的钱包掏了出来,双手奉给刘婶,笑道:“刘婶,真对不住,没注意到弄砸了您的摊子!没关系,旧得不去,新得不来。那,拿着这些钱去换新的。要是不够就到东口楚府里来找我。”

一绽银两交到刘婶手中,简直让她备受惊喜,连连道:“够,够,够了。楚少爷,你真是个大好人。谢谢啊。”

楚一鸣亦满心欢喜,事情完圆觖决,向身后的丁成招了招手,豪气道:“丁成,打道回府!”

石车南远远望着是楚一鸣在见义勇为,

《冰山情缘》 免费阅读章节

章节在线阅读

《冰山情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