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佞臣的庶女嫡妻》佞臣的庶女嫡妻 灵琲 年上攻 佞臣的庶女嫡妻年下攻

佞臣的庶女嫡妻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佞臣的庶女嫡妻》由灵琲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应姑娘,成碧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走了!” 从墨宝口中得知应离已经回府,墨染尘惊讶中有一丝怅然,以她的性情怎会喜欢侯门大宅里的生活。 似是猜到主子的心思,墨宝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9 18: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佞臣的庶女嫡妻》由灵琲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应姑娘,成碧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走了!” 从墨宝口中得知应离已经回府,墨染尘惊讶中有一丝怅然,以她的性情怎会喜欢侯门大宅里的生活。 似是猜到主子的心思,墨宝继

《佞臣的庶女嫡妻》免费试读

“走了!”

从墨宝口中得知应离已经回府,墨染尘惊讶中有一丝怅然,以她的性情怎会喜欢侯门大宅里的生活。

似是猜到主子的心思,墨宝继续道:“据别院管事的媳妇说,应姑娘也不愿回府,大约是应姑娘到了议亲的年纪,应老爷便执意要接她回府,应姑娘拗不过其父只好回府。”

“哦,对了。”墨宝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道:“奴才还打听到应姑娘的闺名,公子可想知道。”

“说。”墨染尘扫一眼墨宝,墨宝顿觉一阵寒气袭来,便不感卖关子,道:“应姑娘闺名是离别的离,倒跟应府里从月的姑娘不同,大约因为她是外室所出,不能与应府的姑娘相提并论吧。”

墨染尘默念着这个名字,眼前不觉出现淡青布衣,纤细袅娜,清逸出尘的容姿,应离倒是很符合她的清雅气质。

“墨宝,规矩你懂的,不需要我再嘱咐吧。”墨染尘提醒墨宝一句,墨宝马上道:“公子放心,绝不会有第二人从墨宝口中知道应姑娘的闺名。”

自来女子闺名轻易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损了闺誉影响日后议亲,墨宝跟在主子身边自然明白。

“公子,应姑娘有什么特别吗?”墨宝好奇地问,墨染尘看他一眼道:“当初跟人家借的书,难道不用归还吗?”

“哎哟公子,你这么快就看完那几大箱书。”墨宝惊讶地叫出声,那几大箱的书要是全摆出来,能把书房的书架统统摆满,前提是书卷都在书匣里面。

墨染尘嗯一声算是回答过,马车在山道上缓缓前进。

成碧馆,托月坐在廊出神,阿弥指挥人把书籍摆到架子上,望着摆在地上的好几箱书道:“姑娘,这小书房是不是有点小,怕是摆不完你带回来的书籍,难不成……不要了吧。”

“摆在客厅、房间有何不可。”托月伸出手道:“一伸手就有书看,给你节约跑腿的时间。”

“奴婢不差这点时间。”阿弥马上怼回去,一边把托月的衣袖拉好:“姑娘,天还有些凉,你才好些可别再着凉,老爷又得怪奴婢伺候不周。”

“我让你打听的事情有结果吗?”

回来应府已经十来天,托月还是对自己的名字和成碧馆的事情充满好奇。

阿弥停下手上的活道:“打听清楚,咱们老爷就是你爹他的字是烘云,烘云托月这是多大的恩宠,难怪大家都视您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马上拔掉你。”

托月轻轻哦一声,阿弥继续道:“至于成碧馆,据说应家大小姐,就是大夫人那位嫁入礼部尚书府的应紫月,未出阁前三番五次想住进成碧馆,结果都被老爷拒绝,现在却给了姑娘您住,大夫人自是恨不得把您吃掉。”

“姑娘刚进府,就把阖府人都得罪,日子不好过啊!”阿弥又在危言耸听,托月不以为然道:“所以你家姑娘我一进府就大病一场,让人家觉得我是短命鬼,碍不着他们什么事缓冲仇恨,你家主子我是不是很机智。”

“机智,太机智。”

摊上这么个主子,阿弥也很无奈。

托月得意洋洋道:“你看,我们这些日子多清静,都没人来打扰我们。”

“是啊,你得了很严重的风寒症,谁敢靠近你。”阿弥实在是服了自己的主子,明明只是呛着咳嗽两声,就硬生生说是会传人的风寒症,吓得想要对付他们的人都不敢上门。

“日子是清静了,可是这短命鬼的名声也背上了,以后谁敢娶您呀。”阿弥就像个老妈子一样数落托月。

托月顺手抄过一卷竹简,边解绳扣边道:“没人要更好,等年纪一到咱们就挪回别院去,实在不行你姑娘我就剪断三千烦恼丝当姑子去,不过你放心,当姑子前姑娘我一定给你找个好夫婿。”

“谁找好夫婿。”

阿弥甩头便走,完全没有当初的紧张害怕。

成功把阿弥气走,托月打开手上的竹简,却发现是早前看过无,无聊中开始惦记被墨染尘借走的古籍。

距离一个月也没多少天,托月想了想起身道:“阿弥,陪我去书房,看看父亲有什么好书。”得找点事情做,不然漫漫长日如何熬过。

“这些书怎么办呀?”阿弥看着好几箱没有地方摆放的书问。

“过几天还有一大批书送过来,房间客厅就摆那些书,这些看过的旧书就照旧留箱子里面吧。”

托月说着人已经往外面走,应家书房离成碧馆很近,中间只隔着一个规模不小的花园,再穿过一道数丈长的曲廊便是应府的书房。

走到一过半曲廊,托月被廊上一株寄生在山石上兰草吸引。

兰草茎叶青翠,花瓣如雪末端还一抹淡绿,煞是惹人喜欢,忍不住走过去细细欣赏、触摸。

“托月。”

托月正看得入迷时,忽然听到熟悉的叫唤,语气里有溺爱也有责备。

回过头看到应老爷站在曲廊尽头,身边还站着几名食客,几名食客一看到有女眷在场纷纷告辞。

应老爷不过四十开外的年纪,由于习过武的原因身姿依旧笔挺,皮肤也保养得要当不错,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一代风云人物。

“女儿给爹爹请安!”

托月上前请安问好,应老爷瞪一眼女儿道:“病才好些就往阴冷地里站,你嫌大夫开的药不够苦。”

“苦,苦得要命,爹爹千万别再让女儿喝药。”托月马上求饶,讨好道:“爹爹,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大理寺吗?”

“爹爹在大理寺,你就可以往湿地里站吗?再病倒了,爹爹就请脾气最不好的大夫给你扎针。”应老爷哪里舍得让女儿吃苦,不过是气她不爱惜身体才吓唬她几句。

托月立马举手立誓,再三保证没有下次才顺利进入书,快到午膳时间才从书房抱了几卷竹简回成碧馆。

第二天一早那株兰草,连同寄生的山石一起移植到成碧馆,就种在书房窗外的空地上,连同那几箱没地摆放的书随后也抬进应老爷的书房。

“姑娘,黎妈妈来了。”

抬书的人前脚刚离开,就听到小丫头来报。

托月一听不由笑了,自打托月回府后,大夫人的人还是头一回来成碧馆。

《佞臣的庶女嫡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