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书剑定江山》书剑江山 男妃文 书剑定江山GAY吧

书剑定江山

历史连载中

《书剑定江山》为清心才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行人共有十几匹骡马。妙清禅师端坐轿中。慧远骑在马上,随着大队之缓缓前行。纵目四望,只见夜色渐合,长长的官道上,除了他们这一大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12:05: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书剑定江山》为清心才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行人共有十几匹骡马。妙清禅师端坐轿中。慧远骑在马上,随着大队之缓缓前行。纵目四望,只见夜色渐合,长长的官道上,除了他们这一大队

《书剑定江山》免费试读

一行人共有十几匹骡马。妙清禅师端坐轿中。慧远骑在马上,随着大队之缓缓前行。纵目四望,只见夜色渐合,长长的官道上,除了他们这一大队骡马人伙外,唯有枯木衰草,阵阵归鸦。

蓦地里一阵西吹来,慧远心中感慨道:“我来到这个时代也有十二、三年,师父待我虽好,却终归没有故乡的感觉。”这时他已年近二十,正是自己离开那个时代的年纪,但无论武功如何长进,却始终回忆不起很多事情来。

他又想:“我在少林寺住了这些年,又早已出家为僧,只怕再难有重返花花世界的机会了。”心中突然苦涩起来,马鞭一挥,纵马疾驰,惹得众僧一齐惊呼。

骡队翻过一个山岗,眼看天色将黑,骡夫说再过十里地就到河北境内,预定当晚寻到镇上落店。正在此时,只听得一阵马蹄声响,尘土飞扬,一大队商队赶了上来。

待得渐行渐近,只见这支商队约有二、三十匹马,乘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虽都作商人打扮,却又头缠黑布,腰悬短刀。慧远勒住缰绳避让,突然间眼前一亮,一个淡红色衣衫的少女骑了一匹青马,纵骑小跑,轻驰而过。

那少女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当真是丽若Chun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

慧远直瞧得呆了。他在少林寺中长大,一向也没见过几个女子,更别说如此好看的美人了。若要说起前世,也未必记得清楚。那少女和她年龄相仿,大约也是十八、九岁,腰插匕首,长发垂肩,一身淡红衫子,革履青马,旖旎如画。

那少女纵马而过,慧远情不自禁地催马跟去,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那少女见一个和尚对自己痴痴相望,脸一红,轻声说了一句“好不害臊!”师兄慧清拍马过来,在慧远肩上轻轻一拍,说道:“你看甚么?”

慧远含糊了一声,还没会意莫要说自己是个和尚,便是一个俗家少年,这般呆望人家闺女也显得十分浮滑无礼。

那少女只道慧远心存轻薄,手挥马鞭一圈,就向他打来。慧远身子向左一偏,马鞭从右肩旁掠过,狠狠拍在马背上。那马痛得乱跳乱纵,险些把他颠下马来。

慧远心头火起,摸出一柄飞刀,向那少女后心掷去,可也没存心伤她性命,飞刀一出手,叫了一声:“喂,小姑娘,飞刀来啦!”

那少女也不躲避,待飞刀飞至身前丈许,手中长鞭一卷,鞭梢革绳已将飞刀卷住拉回,顺手向后一送,叫道:“喂,小和尚,飞刀还给你!”一股劲风,飞刀直向慧远胸前飞来,慧远伸手接住。

他正要开口叫阵,脸上倏地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直痛。回头一看,正是满脸怒容的慧清。

那少女也不再理会他,纵马向前,数十匹马跟着绝尘而去。尘沙扬起,蹄声渐远。

慧清伸手将慧远从马上拽了下来,又在他臀~部用力踢了一脚,放倒在妙清禅师所乘轿子面前。

妙清禅师适才瞧得清楚,知道慧远这孩子自幼跟着自己,好多事情怕都不懂,绝非是存心轻浮。也漫不在意,笑道:“你这孩子,犯戒还不自知,这个女孩子年纪跟你差不多,刚才露这一手可佩服了?”

慧远被师兄踢了一脚,臀~部疼痛未消,说道:“马鞭儿耍得好算甚么本事,少林派乃天下武学正宗,怎么好比。”

妙清禅师哈哈一笑,道:“是么?”

傍晚到了镇上,镇上只有一家大客店,叫做“悦来客栈”。马棚里全是马匹,原来路上遇到的那支商队已先在这里歇了。这家客栈接连招呼两大队人,伙计忙得不可开交。

妙清禅师洗了脸,手里捧了一壶茶,慢慢踱到院子里,只见大厅上有两桌人在喝酒吃饭。他细细一瞧,那淡红色衫子的少女果然也在其中。

他手里捧了茶壶,正要转身回房,只听一人笑道:“韩小爷,你鬼点子多,叫我们扮成商队,好将这玩意儿平平安安的送到京城,李侍尧副都统还不赏你个千儿八百的吗?又好去跟你那宝宝乐上一乐啦!”

那韩小爷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冷哼一声,说道:“赏金吗?嘿,那谁也短不了……”

他话还未说完,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嘴道:“就只怕宝宝已经跟了人,从了良啦。”妙清禅师斜眼一看,见说话那人相貌猥琐,身材瘦削,但也是一身客商打扮。

那韩小爷心中不快,“哼”了一声。

第一个说话的人道:“徐德润你这东西,总没好话。”

那徐德润仍是有气没力地说道:“从良不是好话?好吧,我说宝宝做一辈子的窑姐儿,到死翻不了身。”

那韩小爷破口大骂:“你~妈才做一辈子窑姐儿。”

徐德润笑道:“成,我叫你干爹。”

妙清禅师听这伙人言不及义,听不出甚么名堂,正想走开。

只听徐德润道:“韩小爷,玩笑是玩笑,正经是正经。你可别想宝宝想昏了头,那东西给人家拾了去。你脑袋搬家事小,咱们名剑山庄四十年的威名可栽不起。”

韩小爷怒道:“徐家小儿,你安吧,这批蟊贼想从你韩小爷手上把这玩意儿抢了去,教他们快死了这条心。我韩世祯的名头,可是靠真功夫挣来的,不像有些小子在名剑山庄里混,除了会吃饭,就是会放屁!”

妙清禅师望了他一眼,心想,原来他叫韩世祯。

只听徐德润道:“八卦门韩家的名头的确不小,就可惜你老子给人家做了,连仇人是谁也不知道。”

妙清禅师心念一动,又想,难道这年轻人就是当年韩千和的儿子?

徐德润嘴头上一点也不肯放松,仗着韩世祯有求于名剑山庄,抢着又道:“我可惜没骨气,只会吃饭放屁。只要我不是孙子哪,早就找仇家算帐去啦。”

韩世祯给他气得发抖,说不出话来。徐德润自得意,忽然啪的一声,不知哪里一块泥巴飞来,刚塞在他嘴里。只是啊啊啊的叫不出声来。两名客商打扮模样的人抄起兵刃,赶了出去。

韩世祯站起身来,严守门户,并不追敌,显是怕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徐德润把泥块吐了出来,王八羔子、祖宗十八代的乱骂。韩世祯冷冷地说道:“一向只听说狗吃屎,今儿可长了见识,连泥巴也吃起来!”

这一切妙清禅师全看在眼里,见到那口齿轻薄的徐德润一副狼狈相,心中暗自好笑,忽见东墙角上人影一闪。他装着没事人般踱方步踱到外面,其时天色已黑,他躲在客店北墙脚下,只见一条人影从屋角跳下,落地无声,向南如飞奔去。

他不愿多生事端,转身欲走,忽然大厅中灯火陡黑,一枝袖箭射了出来。

这枝袖箭可不是射向妙清禅师,人影一闪,有人伸手把袖箭接了去。那人一长身,就要上去动手。妙清禅师纵身过去,低声喝道:“别作声,跟我来!”那人正是慧远。大厅内毫无动静,没人追出。

妙清禅师拉着他手,蛇行虎伏,潜行窗下,把他拉入自己店房。灯下一看,见他已换上了夜行装束,又用黑布包住了脑袋,看不出和尚的身份,也不知是几时预备下的,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当下正色说道:“慧远,你知那是甚么人?干么要跟他们动手?”

这一下可把慧远问得张口结舌,答不上来,呆了半晌,才低声道:“他们干么打我一袖箭?”他前世今生都未曾真正涉足于江湖,自是只怪别人,殊不知自己偷听旁人隐私,已犯了江湖大忌。

妙清禅师道:“这些人背后是江湖上一个有名的庄子。他们庄主我年轻时曾见过一面,武功决不在你师父之下。再者说来,这枝袖箭也不是存心伤人,只不过叫你别多管闲事。真要射你,怕就未必接得住。快去睡吧。”说话之间,只听开门声、马蹄声,那队人已急速走了。

妙清禅师心如明镜,知道这群人定是护送了极为要紧的物事进京,既心存戒备又不愿意多生事端,是以放弃住店,连夜赶路去了。

次日一早,妙清禅师率领众弟子们也上路了。

行到正午时分,已过了邯郸地界,再走二十来里地,便到了高邑。大家都坐在地上休息,只见两边高山,中间一条山路,十分陡削,途中不易停步,必须一鼓作气上岭。妙清禅师放眼望去,不由得一愣。

原来是先前那队扮作商队的名剑山庄人马也在前方不远处休整。再细细辨认,这队人马竟短了不少马匹人员,似是曾遭遇过袭击。

忽见右边山峰顶上人影一闪,似乎有人窥探。猛听得前面一阵马蹄声响,一队人乘着快马,迎面奔下岭来,疾驰俯冲,蹄声如雷,势若山崩。名剑山庄众人大声呼喝,叫对方缓行。徐德润喊道:“喂,相好的,死了娘老子奔丧吗?”

《书剑定江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