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冥王驾到》冥王哈迪斯 猎奇 冥王驾到女王

冥王驾到

幻想已完结

完结小说《冥王驾到》是玖尾草最新写的一本幻想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宇,苏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南,朗州。初夏已至,匀开了暖意。巷角绿荫里低矮的栀子花树结着满树的花儿,掌心大小的白色花朵依附于翠绿之间,宛如冬日未干的雪花,不

安之原创基地|更新:2019-08-12 06:05: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冥王驾到》是玖尾草最新写的一本幻想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宇,苏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南,朗州。初夏已至,匀开了暖意。巷角绿荫里低矮的栀子花树结着满树的花儿,掌心大小的白色花朵依附于翠绿之间,宛如冬日未干的雪花,不

《冥王驾到》免费试读

江南,朗州。

初夏已至,匀开了暖意。巷角绿荫里低矮的栀子花树结着满树的花儿,掌心大小的白色花朵依附于翠绿之间,宛如冬日未干的雪花,不染任何色彩,干净的出奇,柔软花瓣中香味清新撩人,清芬久远,百步皆可闻,一抹香味如鼻,人心好似沉沦。

街角处茶楼静僻,一侧为木楼,一侧为是石墙,石墙上历来都是一些文人雅士留诗的地方,倒为这安静的街角添看不少诗情画意,石墙之下绿树成荫,灌木高长,盘根错节的草藤之上挂着些许不知名的小花,唯有一条石板路通向静谧的远处。

天空蓝的正好,午时刚过,石板路上有了些人影,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或是相携的夫妇,或是相恋的男女,或是玩闹的童子,带着温温的言语与笑声徐徐前行,穿行不息,盈满花香的小路上顿时有了生气。

白衣蓝袍的公子坐在茶楼之上,斜倚廊前,袖中青白的右手握着紫砂壶,独自斟好一杯茶,又随意款款的靠下来。午风吹动干净的长衫更贴近贴着身躯,白皙的皮肤和脖颈在蓝袍之下仿佛透明,一袭长袖垂落膝边,随风而起,拥着满世界的栀子花香,男子神情淡若,好似在那寂静时光中独自守着花春夏花开的仙人。

年轻的女子上来添水,恭恭敬敬的走到桌边,熟练的将已经干涸见底的紫砂壶注满滚烫的清水,沉在壶底的龙井立刻翻腾上来,清澈的水顷刻成绿,泛出浓郁优雅的茶香。

女子倒好水后站直了身子,稍稍整理了一下着装和发饰,干净的指尖从耳旁划过,拢好散下来的一缕鬓发,又下意识的拂过头上新买的珍珠钗,将钗子别紧些,满意后方才垂下手来,身着几日前量身定做的绸缎长衫站在男子对面,粉黛精致的脸上绽开一抹如春的笑容:“苏宇哥哥,你又过来喝茶啊。”

男子修白的五指松开紫砂茶杯,缓缓抬起头来,乌黑的长发整齐的梳起,银冠束之,倾泻于背后,露出一张举世无双的俊美容颜来,似有万千光芒照耀,似有万千清风绕身,哪怕近在咫尺,也觉得遥不可及。乌发之下轮廓分明,剑眉入鬓,生冷却也温和,一双夺目的眼睛精致的如同描绘而出,睫毛长而分明,瞳孔深沉,静的如幽林深处一汪清澈的泉,又如天山之巅最圣洁的雪,无法言说其中之清净。男子瞧见女孩,素净的脸上随即展露一丝微笑,嘴角的两端微翘,声音温润暖人:“原是挽舒,几日不见,近来店里的生意可好?”

女孩笑容明媚,被男子看着不免有些欢喜,强压下心中的悸动互握双手在胸前:“还算不错,爹娘都在楼下忙着,方才瞧见苏宇哥哥来了,我就跟上来了,哥哥今日又是一人喝茶吗?”

“不是,今日我是来等人的。”苏宇说完就朝着女孩的看去,目光无声落在女孩的背后。女孩一时间不能明白从来都是独身一人来喝茶的人怎会来此等人,出于女人独有的敏感,挽舒的脸色忽而变得不自然,交握在身前的手更大力了些,微微垂下了头,话音不知觉也稍大了些:“苏宇哥哥等谁?”

刚问完挽舒心中的不安和紧张陡然膨胀到极致,显然刚才问题有些过头了,她一时间难掩局促,施过胭脂的两颊绯红的堪比冬日的桃花,还没等到苏宇的回答,背后忽然响起好听的男声:“敢问阁下可是苏先生?”

挽舒一惊,下意识的连忙退到一边让开了路,抬眼去瞧,来人身着白色长衫长袍,手执一把水墨画之扇,眉眼干净,是一位容貌秀美的公子,细看之下,眸中竟还有几分女子的柔情。那人手中纸扇轻摇,额前的碎发风中散开,表情十分规矩有礼,初看如尊贵无比的富家公子。

苏宇起身来,宽袖垂下,双手放置身前弯腰行礼:“正是在下。”

男子点头微微示意后径直走到苏宇对面的空位上坐下来,苏宇十分客气的将男子面前的茶杯倒满清香的茶水,整理了衣襟后缓缓的坐下来,一手握住身前的瓷杯,两只修长的指尖抵着杯子的两侧,嘴角勾勒笑意,朝着一旁伫立的女子看去:“辛苦挽舒了。”

女子从急剧增强的窘迫之中回神过来,见苏宇此刻仍然微笑着不免放宽了心,不免高兴,同时也为刚才的一时失言感到难堪,不自然的回之一笑,不尴不尬中向着新来的客人简单行礼后就匆匆的下楼去了。

安静后只剩茶香醉人。

“在下苏宇,不知公子尊姓?”苏宇开口问,字字清晰,话语十分的客气礼貌。

来人一扫方才的规矩严肃,眉眼弯起,笑意清淡,使得那张本就干净好看的脸更加的生动,美的有些魅惑:“在下姓芜,苏先生不必客气。”那人说话的声音软软的,说出来倒也爽朗利落,他一说完,白如葱根的五指从袖口内掏出一张鹅黄纸张,直接放入桌面:“难得苏先生看中了城西的院落,听说是用来开办私塾的,这也是好事,今日我将契约带了过来,租金和其它的都按照苏先生说的办。”

苏宇感激的看了来人一眼,虽然契约里提的条件并无任何苛刻之处,但来人明明是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可言谈举止间却无任何商场上的作风,答应的如此痛快倒真有些出乎意料了,苏宇也不便推迟,伸出一只清瘦的手将桌上的契约移到近处:“多谢公子,贵府的处地安静,面积也适合,是开办私塾的好地方。”

来人品了一口茶:“那么大的地方空着也是空着,能租给苏先生也算是用到了实处,苏先生想租多久都没问题。”

苏宇客气道:“多些芜公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芜公子放下茶杯,意味深长的看着苏宇,半分正经半分笑意:“苏先生可能误解了,我并不是东家,今日过来是替真正的东家来送契约的,她现在还不在这里,相信过不了几天就会过来的。”

闻言苏宇意会的将桌面的黄纸打开,黄纸黑字,清晰整齐,条款分明,样样都已经罗列好了,在黄纸下端东家那一栏已经按好了指印也签好了名,漆黑的墨字浮在黄纸之上,赫然写着‘幽真’二字,字体简单,并不是所见的任何字体,而是方方正正,刻板的没有一点生气,仿佛是有人用尺子量着一笔一划画上去的。

幽真,在这朗州城里还未听说过有如此的姓,有如此一人。

芜公子心细的发现苏宇脸上的疑惑,连忙开口解释:“她并不是本地人,是从外地来的,前些日子将那院落买了下来,现在是那座府院的主人。”

“原来如此。”苏宇将契约叠好放到一边:“今日多谢芜公子送来契约,苏宇感激不尽。”

芜公子摇了摇头,收回看苏宇的目光,又捧起跟前绿茶,摇散其中的热气,转头朝着窗外,自语般道:“说起来苏先生和这东家也有渊源。”

楼下静谧的石板路上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一直通体乌黑的猫,伏在路边一直朝着喝茶的二人看,黑猫的大眼泛着清幽的光,一眨不眨的,如同一团漆黑的布堆在那里,安静的有些诡异。

芜公子不动神色的看向黑猫,黑猫也看着他,才一瞬间黑猫立刻两只耳朵竖起,眯起眼睛,面露杀气,从毛绒绒的黑猫之下伸出锋利的指甲,朝着芜公子露出凶狠的尖牙。

芜公子面不改色,十分自然的将手放在桌下,两指一点,指尖上冒出金色的光晕,那黑猫隔着木栏瞧见了这点金光,受惊的立刻站起来,嗖的一下钻入栀子花丛中消失不见了。

“不知是什么渊源?”苏宇想不通透,也问的不惊。

芜公子微笑看他一眼:“他日先生必会知晓的。”

……

苏宇便不多问,起身又替来人斟好一杯满满的龙井茶,茶香四溢开来,和空气中的栀子花香混为一体,融合成一阵说不出的香味,大概就像这初夏,晴空万里,远离皇城的朗州里都是这种安逸宁静的气氛。

芜公子捧起那杯温温的龙井,又喝了一口,赞叹而笑:“真是好茶啊。”

苏宇也淡淡的笑了。

《冥王驾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